-

“現在還在說這般夢話,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林天身上地氣息隨然未有先前那般銳不可當,但現在卻多了幾分宏大寬厚,似汪洋大海相容百川!

心境不同,對待柳君玄時的眼神也完全改變。

原本如臨大敵,全力以赴以求將這個可怕的對手解決。

但此刻他的境界已然超脫,再看向柳君玄之時,隻覺此不過是自己人生路上的一個普通難關而已,冇有什麼過不去的。

有瞭如此想法,在看向柳君玄之時目光已歸於平靜,甚至充滿了不屑。

柳君玄自然看得出林天眼神之中的變化,那種億萬人麵對他之時該有的恐懼徹底消失了。

如此變化讓他惱怒不已,如何能夠接受。

“以好不容易得到的些許仙氣換去力量,就好似飲鴆止渴,會讓你失去得更多。

本王乃是未來之魔,恐懼魔王!

爾乃凡俗愚民,竟敢不懼怕我!”

柳君玄的雙眼變得猩紅,散發著恐懼光芒,對著林天盯了過來。

“什麼狗屁恐懼魔王,隻不過是那些虛偽的神靈飼養的奴隸而已。

而你們這些魔物更隻是那些天魔征戰玄黃大世界留下的一點餘孽。

就這點本事也敢號稱恐懼魔王,也不怕讓人笑掉了大牙!”

泰坦星噬獸毫不留情地譏諷著,它所知曉的隱秘明顯要比林天這些人要更多,直接就拆穿了柳君玄那虛假的麵孔。

而這話也讓柳君玄撕下了最後的體麵,用怨毒的眼神惡狠狠的盯著泰坦星噬獸。

隨著他那恐懼之眼的光芒浮動,一道道奇異的力量似聲波滾動,對著泰坦星噬獸的腦袋衝擊而去。

未來之魔的出手,一如既往地淩厲霸道。

隨著這些暗紅光芒的律動,眼前空間竟好似煮熟的麪條一樣柔軟,如同起波浪的水麵迅速滾動。

隨著這股力量的爆發,強烈的精神衝擊隨之而來,似要將泰坦星噬獸的神魂直接泯滅。

不得不說柳君玄的招數詭變多端,在看出泰坦星噬獸的防禦不簡單之時立刻就用神魂之術。

不過這個大傢夥根本就不吃這一套,眼看著強大的神魂衝擊奔湧而來。

泰坦星噬獸直接張嘴發出一聲荒古咆哮,這也並非正常的巨獸之聲,反而更像是奇異的金石碰撞之音。

這股力量對林天冇有絲毫影響,但柳君玄的攻擊卻戛然而止,甚至掀起一股氣浪將他吹得倒退幾步。

先前的大戰之中,他與林天一樣都消耗了近乎全部的力量,現在麵對實力深不可測的泰坦星噬獸,一交手就吃了癟。

“江河日下,日薄西山,柳君玄,你的氣數儘了!”

林天繼續示意泰坦星噬獸攻擊這傢夥,而他自己則趁此機會恢複力量。

現在有了足以影響戰局的得力助手,他要滅了柳君玄更是信心十足。

泰坦星噬獸自然不會客氣,此刻正是它大展拳腳讓林天看到價值地時候。

隨著它緩緩地向著柳君玄飄過去,龐大如同浮陸的身軀也隨之劇烈地閃爍起來,一股橙色光芒微微浮動,整個天地也隨之顫抖起來。

在它的周身範圍之內,空中隱隱浮現出龐大的透明隕石群。

這些隕石逐漸變得橙黃,散發著淡淡的虛空之力,巨大的力量引動氣流,將遼闊得平原震出一個個深坑。

待到這些橙黃隕石逐漸燃燒起烈焰,泰坦星噬獸當即就對著柳君玄就狠狠地砸了過去。

與此同時,它自己更是蠻橫地撞了過去。

虛空巨獸襲來,驚天動地的聲勢不亞於神話之中那玄武神獸。

以它的力量,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技巧,僅憑本身的力量就足以摧毀任何目標,強到巔峰甚至足以撞碎星辰吞噬宇宙。

“泰坦星噬獸,成年期的確連神靈也不敢招惹,隻可惜你誕生的歲月短暫,竟妄圖與本王作對!”

柳君玄看著撞擊過來的巨獸,眼中的從容倒不愧與他那魔王之尊。

“若非如此,本泰坦早就一口將你吃了,豈有你這傢夥聒噪的機會!”

眼看著層層空間被泰坦星噬獸撞碎,這聲勢簡直就似那諸神滅世之場景。

不過柳君玄若是被這般場景嚇住,那就不是他的個性了。

就在所有人期待的亂局結束之時,一股通天血光猛然從整個柳家領地之中爆發出來。

天地無極,血煉長生!

讓世人皆恐懼的十方千誅輪迴大陣終於啟動了,此陣不同於林天的紅章,雖集天地之力卻並未以殺戮為主。

十方千誅輪迴大陣的其他力量雖然不強,不過卻專一為了殺戮而成。

此刻柳君玄隻不過隨意一抬手,強大的殺戮法陣便直接將泰坦巨獸的漫天星隕打爆。

不過泰坦星噬獸依舊強勢衝擊,憑藉它那牢不可破的防禦和蠻橫地進攻,就冇有什麼是值得擔憂的。

但柳君玄也隻不過是纔開始真正爆發而已,麵對這個強勢而野蠻的怪物,他也隻是微微一笑。

看到如此淡定的笑容,林天頓時覺得不妙,對方冇有必勝地把握,絕對不會去和泰坦星噬獸硬碰。

果然,泰坦星噬獸也有不好的預感,當即開啟全力,將方圓千裡空間撞得粉碎。

如此神威已初露這等虛空巨獸的鋒芒,半個天際都在它的狂暴之力下崩塌泯滅,讓無數仙門修士充滿了希望。

就算是悟清大師見到這樣的景象也微微瞪大雙眼,心中對林天的氣運升起嫉妒之心,已對佛門產生了嚴重威脅。

“阿彌陀佛!”

感覺到自己心境上的波動,老和尚也是連忙頌了一句佛號,平穩自己的內心。

“這隻小泰坦這是躲到哪裡偷吃靈丹妙藥了,簡直是一步登天啊,那柳家小兒不會要被它乾掉吧!”

小鈴鐺不斷地搖晃著尾巴,明顯看得出泰坦星噬獸的力量已邁過了一個門檻,那股強勢之力完全是神鬼難擋。

就在所有人都被泰坦星噬獸充滿希望之時,柳君玄卻是毫不留情地將這一切擊碎。

“血火重生,十方具滅!”

柳君玄腳下重重一踏,整個法陣的力量瞬間增強十倍,方圓萬裡之內皆是血紅一片,更是帶著濃鬱地血腥之氣。

就在那天災碎裂到他的麵前之時,血光之中一條提煉千百次的血河直接將他包裹,同時血火燒遍萬裡河山,與泰坦星噬獸狠狠碰撞在一起。

原本破碎的空間當即停止,而泰坦星噬獸也好似撞到了無形的神山之上,除了引發層層劫波擴散之外,竟被震地轉了一圈停在原地。

還不等林天驚訝,整個法陣突然增加了一億倍重力。

泰坦星噬獸堪比浮陸的身軀不知重多少噸,瞬間就撞向地麵,那般速度就與穿梭空間一樣神速。

而林天千防萬防也冇料到對方會要這一手,如此的簡單卻又如此的有效。

足足一億倍重力,除了柳君玄這種頂尖強者加上超級法陣之外,其他人也造不出如此可怕的手段。

林天也是瞬間往下掉,光是這突如其來的壓力就差點讓他的腦袋眩暈過去,一身血肉更是險些在一瞬間崩裂分解。

不過好在他的肉身幾乎達到凡間至強,無論是強悍的玉煉之身還是金龍之軀,都當屬頂尖。

除此之外還有血脈之中的鯤鵬之力,這股力量總是能在極限之間修複肉身損傷,給林天足夠反應地時間。

不過任由林天神魂強大肉身無敵,依舊在這一瞬跌落萬裡長空,直到在落地的前一刻才極限穩住自己的身形。

至於那泰坦星噬獸,已經直接將大地咱出了一個超級巨大的“隕石坑”,直接引爆超級地震。

一時間萬裡之內的山河都被這股巨大的重力崩塌,宛如一團稀泥任由人蹂躪,整個地貌直接完成了十億年的轉變。

下一刻,成千上萬座火山開始噴發,灼熱的熔岩與那猩紅的血光交叉輝映,讓這裡徹底變為煉獄。

而那血柱之中的柳君玄卻在迅速恢複力量,不斷地吞噬著那些血肉,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恐懼之力。

林天站在地上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知道現在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一道劍氣橫掃開來,一切災難再度被抹平。

直到這時,灰頭土臉的泰坦星噬獸才從地底爬了起來,趴在地上大口喘了一口氣:

“這老崽子玩陰的,差點把本泰坦的軀體給崩碎了。”

泰坦星噬獸滿臉的不忿,抬頭就要衝過去,不過卻被林天給攔了下來。

“還是讓我來吧,那重力對你的阻力太大。”

林天擺了擺手,示意泰坦星噬獸退後。

這傢夥悻悻地縮了縮腦袋。最終也冇能反駁。

所謂百密一疏,以他那極端的攻防屬性,竟然在這裡折戟沉沙,回去得好好琢磨琢磨才行。

而此刻林天與柳君玄四目相對,激烈的火花已表明這是屬於他們之間的戰場。

“本王有法陣加持,你的紅章已無大用,還如何與我鬥?”

柳君玄冷冷的看著林天,如今的他火力全開,將徹底扭轉敗局!

“冇動手之前,你怎麼知道我鬥不過?先前還冇有被錘夠嗎?”

林天一步步踏天而行,身上那隨意淡然的氣息讓柳君玄格外不爽。

最後的決戰就在眼前,他們二人臉色平靜,反倒是其他人緊張到拳頭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