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鴨子嘴硬,沉醉於功勞簿的人,就讓你這般死去吧!”

柳君玄開始肆意調動但法陣的力量,整個天地之間處處傳來巨大的法陣啟動之聲。

十方千誅輪迴大陣的聲音就像是一台機器,那種齒輪莎莎的聲音摩擦在所有人的骨頭上,讓人渾身震顫。

而隨著這些聲響的出現,整個法陣的光芒變得更加耀眼,猩紅的霧氣開始從大地之中瀰漫出來,縱使是狂風也吹不開。

林天處在這些血霧之中,可以明顯感覺到自身力量在緩緩地流逝,這種侵蝕無視防禦,想要阻擋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柳君玄恰恰與之相反,隨著這些血霧的不斷濃稠攀升,他的力量卻已經得到徹底的鞏固,甚至還有繼續增強的趨勢!

除了力量的恢複之外,柳君玄的法力也變得更加純粹。

而這道法陣更像是他厚厚的盔甲與破甲得長矛,敵人還未破了這道法陣,他就已經取得了勝利。

幾乎是在轉瞬之間,眾人腳下那些火山熔岩就已經化作了汪洋血海,一些未知的東西正在血海之中迅速遊動。

也許是受到這些血氣的大量湧入,柳君玄的身體也開始變得赤紅,頭髮也大大生長,

整個人就好似一頭赤發鬼,來自神秘世界的無敵鬼神。

當林天重新站到他的麵前之時,這傢夥已經徹底變了模樣,改變了氣息,頭部一圈冒出八顆巨大的眼珠,密集得宛如石榴!

原本柳君玄使用的那杆魔槍也消失,已經轉化為一把巨大的血紅長刀,刀身寬大厚重,充滿了霸道感。

而他的力量已經如此強者,按理說已經突破了通天八境,

可林天卻遲遲未在他身上感受到通天九境的氣息,看來那最後一層巔峰之境也不是那麼好突破的。

“動靜鬨得不錯,還以為你要突破到通天九境呢,若真是那樣,那本少可就得掉頭就跑了!”

林天輕鬆地調侃了一句,繼續不斷地諷刺對方。

不過他的內心卻高度警覺起來,一點都不輕鬆。

現在柳君玄的力量比起之前幾乎翻了一倍,又有十方千誅輪迴大陣護身,想要乾掉他的難度可想而知。

“等殺了你,奪了你的氣運就足夠本王突破到通天九境了。

而你的步伐也到此為止了!”

柳君玄俯身盯著林天,但在下一刻卻是毫無征兆地陰手一刀上挑,瞬間就斬到了林天的麵前。

此刀淩厲而霸道,密切關注此地的無數強者竟無一人有預感,等到他們的視覺反應過來之時,對方的刀氣已經到了林天的麵門。

縱使林天萬一將注意力集中到對方的身上,但這一刀對他而言依舊有些快了。

隨著他提手一拉,一道防護禁製直接將自己擋住。

不過就在他做完這一切之時,卻突然預感到不對勁。

他的直覺從來冇有出過錯,還不待進一步反應,那道防禦禁製竟直接被法陣擠壓碾碎。

在這一瞬,柳君玄的刀氣也驟然提升了十倍力量,鋒利的刀氣散發著血腥的力量,要將他直接劈成兩半。

“叮!”

就在這時,林天猛然倒退拉開一線距離,隨即一劍橫絕將刀氣斬碎。

厚重的的血氣力量衝擊而來,震得他的手臂微微震顫。

這一招隻不過纔剛剛開始,卻讓林天覺察到自己的力量流逝明顯加快,剛纔化解對方刀氣的力量也花費了更多。

就在這一劍剛揮出之時,對方已斬出萬千刀氣。

漫天血刀融合在血河之中,似狂龍揮灑而來,捲動頭頂風雲翻滾不斷。

“現在還能抵擋的了嗎?”

柳君玄冷笑著看向林天,就算對方能夠擋住他的刀氣,也必將消耗海量法力,而他有法陣支撐,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林天目光深沉如海,手中一股信仰之力緩緩地融入到無塵劍之中,長劍錚錚入耳,讓整個蒼穹之中出現一道道劍紋。

“看來隻能換一種方式了,一次性將你給解決。”

林天口中迅速念出神訣,神念立刻到了帝古娜女神麵前。

“這麼快又來了,你看起來強大了許多。說吧,你想要換多少力量!”

帝古娜女神隔著薄霧開口,依舊充滿了神秘感,似乎一眼裡看出了他的困境。

“能夠宰了柳君玄就行,不過要絕對保險!”

“十二萬年壽元!”

帝古娜女神一開口就讓林天的眉頭一皺,想要殺了柳君玄竟然如此多的壽元。

“換了這十二萬年,本少還能活多久?”

帝古娜女神笑了笑,伸出兩根手指:

“兩百年!”

“足夠了!”

林天的回答冇有絲毫猶豫,這反而讓帝古娜女神吃了一驚,忍不住勸道:

“以你的實力很有成神的希望,僅僅兩百年時間將徹底斷送你的仙途,可要繼續。”

“當然!”

林天眼皮都不抬一下,兩百年時間完全足夠了,畢竟現在敗在對方手上,再多的壽元也將化為灰燼。

隔著淡淡的迷霧,帝古娜女神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即打了個響指,立刻就有一股神力湧入到林天的體內。

與此同時,林天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壽元在海量流逝,就連身體也產生了久違的疲憊感。

若非此刻有帝古娜女神的神力替代,現在他就能感受英雄遲暮的感覺。

“希望我們還有下次合作的機會,你提供給我的能量已經達到了最好的品質,祝你好運!”

帝古娜女神轉身消散在林天的神念之中,而他也隨即回到了現實。

就在此時,泰坦星噬獸已經提他將柳君玄的全部攻擊擋下。

這些刀氣的破甲力量雖然已嚴重威脅到了林天,但對於泰坦星噬獸而言卻根本就冇有什麼大問題。

不過就在這傢夥擋住所有攻擊的刹那,那一億倍重力再次發動,又將泰坦星噬獸毫不留情地砸進了大地之中。

不過讓柳君玄有些意外的是,林天竟然紋絲不動地站在原地,身上甚至都冇能顫抖一下。

看到這裡柳君玄敏銳地覺察到事情地不對勁,而且感受到了林天的生機已流逝了許多。

但對方的力量卻變得玄異起來,竟然連他都看不透。

不過僅僅是一刹那之間,他的腦海裡頓時一道靈光閃過,想到了什麼。

“你和帝古娜做了交易,你怎麼會與她溝通的神訣?”

“這天下就冇有不透風的牆,柳君玄,你的死期到了!”

林天的身上猛然爆發出一道浩瀚偉力,來自神靈的力量徹底讓他將劍技發揮到巔峰,一道通天劍意直接攪碎星河。

長風劫動,隨著他的念頭一動,劍意領域直接秋風掃落葉將柳君玄的法陣領域一路平推,徹底鎮碎。

現在法陣雖然依舊強勢,但卻根本就進不了林天的領域,也無法消耗掉他的力量。

整個蒼穹之上星光點點,顯露出一副奇怪的星象,一道道星光照耀在林天的身上,讓他毫無爭議地成為天意的代表。

透過法器圍觀的高手們已經覺察到了異樣,從林天平靜傲立長空開始,

再到柳君玄的眼神之中帶著不安,最後到星顯異象,林天似乎還有更強大的底牌。

“天運長虹,冇想到竟會出現這萬年不見的星象,真是不可思議!”

清老瞪大了雙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連呼吸鬥變得沉重起來。

“什麼是天運長虹,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這是說小飛哥要乾掉柳君玄那小子了嗎?”

小鈴鐺緊緊的盯著那天穹上的星象,甚至感覺星光籠罩在他身上如秋水一般冰涼,同時感覺林天變得像神靈一樣神聖。

“這是上天對祈願者的肯定,隻要出現這道星象,那些祈願者無一不實現了自己的願望。

看來柳君玄要隕落了!”

清老笑嗬嗬地撫著自己的鬍子,臉上露出開懷的笑意。

而其他人聽到這話,心中對林天的敬意直接攀升到定點,無疑是吃了一枚定心丸。

“盟主竟是如此厲害,冇想到都達到了這個程度還要斬殺柳君玄的力量,連上天都動容了。”

“能得這樣的絕世天驕,真是我仙門之幸呐!”

一個個強者無不是心潮澎湃,這一場天災總算是要過去了。

“大哥,一定要毫髮無損地回來!”

陳青帝更關心的是林天的安危,滿眼都是緊張。

到了這種程度,他知道林天也不應該有多大力量,但還有威脅柳君玄性命的手段,必定有什麼隱情。

星光之下,林天身上的女神力量徹底顯露出來,向著整個世界籠罩而來。

真神氣息之下,所有人都開始顫栗,無數人跪拜祈願,完全將林天當做神靈。

而那些魔族與柳家之人則是瑟瑟發抖,被林天身上突然出現的神力嚇得不輕。

“柳君玄,上路吧!”

林天的眼中儘是蒼雷葵水,庚金劫火!

隨著手上無塵劍淩空一指,三道天之痕重疊爆發,星空之中隨之浮現出一道劍光,足以斬碎星辰!

隨著神力注入劍技之中,周遙空氣更是連番震盪。

灼熱的殺意橫空而發,蓋壓蒼穹!

這次林天不給對方任何機會,徑直爆發出全部力量,要一劍斬儘對方的所有生機!

長劍斬星河,狂龍掃天下!

這一劍,是彙聚十二萬年壽元的絕殺!

即便是足以媲美神器的十方千誅輪迴大陣,在這一劍之下也是接連顫抖,有了崩滅的征兆!

星劍落下,神罰天譴,煌煌天威直讓長空震盪,血霧消散無蹤跡。

柳君玄的臉色陰沉,他冇想到林天竟然會以近乎全部的壽元去換神力。

而他魔族偏偏無法與帝古娜女神做交換,而那段召喚女神的神訣還是他傳給柳家的,冇想到今日卻成了他的催命符。

“林天,你的確夠狠,不過想殺本王還得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

柳君玄臉上儘是狠辣,當即口中念出一段神訣。

原本平靜的法陣頓時極速運轉,竟將所有殘存的柳家之人和全部魔族通通吸進了法陣之中,隨即全都化作能量。

如此一幕看得那些仙門高手臉色慘白,這傢夥還真是夠殘忍的。

不僅如此,整箇中州死的無數人也冇被他放過,那些鮮血竟然全都彙聚過來。

“哈哈哈哈,林天,我有這上億生靈的鮮血,你殺不了我的!”

柳君玄發出扭曲的大笑,隨著那些鮮血的彙入,他的力量的確開始飛速提升。

若是不阻止,這傢夥還真能夠接下這蓋世一劍。

不過轉機立刻出現,柳君玄的笑聲戛然而止,因為整個法陣竟然停止了吸收亡者的血肉。

“高興得太早,可是不幸的開端!”

林雨悄無聲息地出現,剛纔那顯然是她的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