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林衍生這一掄之下,陶然軒的身影被遠遠甩出,直接飛出十丈開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揚起一大片塵土。

嚓嚓——

失去了陶然軒的掌控,空氣之中,四射的劍氣頓時暴走起來,將周遭的泥土和岩石攪碎,一片狼藉。

而林衍生則站在了那裡,任由塵囂漫天。

整片紫荒原彷彿都安靜了下來,所有的喧嘩聲皆是凝滯,數千人人看著那片煙塵,眼睛漸漸睜大。

因為剛剛被丟進那片煙塵之中的,好像是陶然軒啊……

那位本來應該理所當然取得這次大選第一的陶然軒!

“怎麼……怎麼可能……”

虛弱中夾雜著不甘的聲音從煙塵中飄散而出,煙塵漸散,陶然軒的身影逐漸浮現了出來。

隻是,此時的陶然軒,卻早已不複先前俊秀公子的模樣——原本白裡透紅的小臉一片慘白,似乎是因為消耗太大,他的五官在虛弱和疼痛中微微抽搐,一掛掛的鮮血不斷從他的口鼻處流出,看起來頗為淒慘。

顯然,連番揮出劍氣,再加上最後祭燃的精血以及林衍生的那一摔,陶然軒此時的狀態肯定好不到哪去兒。

陶然軒以手撐地,掙紮著想要爬起,可惜,他似乎已經在剛纔的大戰中用儘了氣力,幾次起身皆以失敗告終,最後隻能半跪在地,不甘地望向林衍生。

對了,林衍生呢?

人們轉目望去,卻發現那個名叫林衍生的俊逸少年此時依然挺立如鬆般定在場地中央,他上半身衣物已經徹底破碎,露出了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血口子,臉色也是微微蒼白,似乎消耗頗大。

但是總體來說,那些都算不上什麼大傷,不過在林衍生的右手上,有著一道深可見骨的劃痕,這是剛剛為了抓住陶然軒手腕而強行穿透劍罡所致,這也算是他身上唯一一處可以稱得上重傷的地方了。

但還好,雖然割裂了筋腱,卻冇傷到骨頭,修養幾天便是。

而現在,林衍生的樣子雖然不算好,但比起陶然軒來說,那仍然是好上太多太多了,所以……在場觀眾知道,這場大選最終戰,勝負已分!

“大選最終戰,林衍生勝!”

雲焜的聲音在同一時間響徹,他縱身跳到場地中央,深深地看了林衍生一眼。

聽到這個已經看出,但依舊出乎意料的結果,全場的觀眾陷入了長久的沉寂之中,因為剛剛這一戰,太過震撼!

那般聲勢,根本就不像兩個鍛體境武者可以打出的戰鬥!

且不說平民出身,卻出奇取得勝利的林衍生,就是這本場的敗者,陶然軒,又何曾弱了?

剛剛那四射的劍氣,以及最後迸發的劍罡,無一不在震驚著觀眾們的認知……

他們不是冇有見過劍氣劍罡,但那都是在一些頗為頂尖的淬血境武者身上才能看見,可麵前的陶然軒……分明才鍛體境而已啊。

可就是這樣的陶然軒……竟然敗了……

在場觀眾有些無法相信,其中,不少人偷偷地望向了那些同樣通過雷霄武府選拔的幾人,卻發現他們的臉色同樣很是難看與……無力。

差距,太大了!

他們很清楚,若是換成他們,恐怕不出三回合便得被直接斬於劍下……

“初步淬血,對嗎?”

民眾的反應,雲焜混不在意,他走到林衍生身邊,笑了笑。

鍛體境武者,元氣淬鍊肉身,通常難以將元氣外放,尋常人,就是鍛體十重者,也不過是將元氣蘊於拳內,發出“引氣衝拳”之類的武學,不過若是武者可以達到“初步淬血”的境界,倒是可以略微打破這一規則,這也是陶然軒能夠使用劍罡的根本原因。

雲焜眼神很好,林衍生先前以元氣包裹拳頭的樣子,冇有逃過他的法眼,再結合清雨的實力……他很自然的便是聯想到了這一層。

可是,麵對著雲焜的問話,林衍生竟是毫無反應,甚至直接閉上了眼睛,臉上一片嚴肅。

“嗯?”

雲焜眉頭一皺,就算這林衍生有後台,也不能這麼狂啊!

但是很快,雲焜便是輕輕地“咦”了一聲,因為他發現林衍生體內的元氣,似乎開始暴動了起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一鍋清水開始沸騰了一樣。

“這是……要突破了?”

雲焜眼神一凝,他作為神國考官,閱曆豐富,什麼場景冇見過,他知道,有些武者在經曆一些大戰之後,可能會心有所悟,從而完成一次境界突破。

這種武者很難得,他們往往會在逆境之中吸取教訓,越挫越勇!

雲焜猜想,林衍生應該原本就達到了鍛體九重的巔峰,這次和陶然軒酣暢一戰,有所體悟,此刻剛好順勢突破。

這種突破水到渠成,對於武者來說最是難得,也最是完美。

就在雲焜心中念頭急轉時,林衍生的身體中已經開始逸散出一股股微弱的吸力,將周遭的天地元氣儘數攝取而來。

這是武者在突破時,身體為了防止元氣不足而開始的自發反應,也進一步驗證了雲焜的猜想。

“這應該是……突破鍛體十重吧。”

瞟了一眼那彙聚而來的元氣規模和速度,雲焜心道。

但是很快,雲焜的眼神便是微微波動了一下,因為他發現,林衍生周圍彙聚的元氣,似乎有些太多了。

一重重的天地元氣被引過來,纏繞在林衍生周圍,近乎形成了一圈無色的元氣旋風!

“這是……什麼情況?”

雲焜眉宇間皺起一層淡淡的疑惑,就算初步淬血的武者突破所需要的元氣遠超一般武者,也不至於這麼多吧?

看林衍生周圍這元氣規模,就是一般武者突破淬血境,怕是也就不過如此吧。

而且……他是怎麼引動這麼多元氣的?

不過疑惑歸疑惑,眼看著林衍生周邊的元氣似乎凝聚的差不多了,雲焜伸出手,就欲扶著林衍生慢慢坐下,讓他有個舒服點的姿勢。

可是當雲焜的手掌碰到林衍生肩膀的那一刹那,這位神國大選總考官的臉色,竟是瞬間大變!

因為就在他手掌觸及林衍生身體的那一刻,他體內的元氣,竟然有著被牽動的趨勢!

“這……這是?”

雲焜暗暗心驚,手掌微微下挪,卻發現越靠近林衍生小腹處,那股吸力就越發明顯。

不知為何,雲焜突然想到了在大選初試時,這林衍生身邊莫名稀薄的元氣。

“是某種對元氣親和的特殊體質麼?”雲焜臉色嚴肅,不,就算是天生親和元氣的體質,但也從未聽說過能強行牽動他人的元氣啊!

而且……他剛剛,又是怎麼找到陶然軒劍罡的薄弱處的?

難道……是某種異寶?

“雲焜考官,多謝了。”

不過就在雲焜眼神閃爍,準備好好探查林衍生全身上下時,一隻手掌突然搭在了他的肩上,清雨走到雲焜身邊,輕輕將他的身體撥開:“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雲焜頷首,微垂著腦袋向後退去,披散而下的髮絲遮掩了他大半臉龐。

麵無表情地瞥了一眼後撤的雲焜,清雨從林衍生的衣兜裡拿出張家家主“孝敬”的那些妖獸舍利,手指輕彈,飽滿的妖獸舍利便是化為一股股精純的元氣雲煙,將正處於突破過程中的林衍生層層籠罩。

另一邊,陶雲申也是走到了陶然軒的身邊,看著自家兒子那渾身是血的淒涼模樣,他的麵色卻無絲毫變化,似乎受傷的,隻是一個毫不關己的外人。

“父……父親……”

父親走到身邊,陶然軒用力直了直身子,半跪在地。

“是不是不服氣?”

仔仔細細打量了陶然軒半天,陶雲申漠然問道。

“……要是正麵交戰,他……他絕不會是我的……”陶然軒點點頭,臉上湧出一分不甘,就欲出言辯解。

啪!

這一次,陶雲申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陶然軒的腦袋上:“輸了便是輸了!正麵交戰?人家在擂台上一對一與你單挑,你還想如何?”

“軒兒。”

陶雲申突然一聲長歎:“你天資聰穎,自修煉以來便一路凱歌,可越是這樣,越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這個道理,以前為父一直冇有機會與你講,不過,今天這一戰過後,你應該也能懂些了。”

陶雲申大手向外一揮:“你的修為和天賦,的確可以傲視天南郡同輩,可這又如何?我雷霄神國百郡,天才輩出,能人異士如過江之鯽,若將你放入這些人中,你又算得了什麼?不過是眾多“鯽魚”之中的一條罷了。”

“待得進入雷霄武府,你要麵對的,同樣是從雷霄百郡之中脫穎而出的天才俊傑,其中更有出自古老宗門,家族的妖孽,他們之中,有王侯世子,甚至還有皇族子弟!你說,和他們比起來,你的優勢在哪裡?”

陶雲申抓起陶然軒的胳膊,雄渾元氣緩緩注入,為他平複體內躁動的氣血:“或許,這一場失敗,反而能讓你真正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敗在那林衍生手上,感覺很恥辱?冇問題,知恥而後勇,方為聖賢作為,一味的開脫和憤怒,那是無能之人的專長!”

“聽明白了嗎?”

“要是聽明白了,就給我站起來!”

陶然軒的眼神,早在陶雲申說到其他郡的天才之時就已經完全變了,他咬咬牙,手撐碧泉劍,竟是生生從地上站起,搖搖晃晃地和自己父親並排而立。

“父親……”

陶然軒看向了陶雲申,眼神出奇的堅定:“雷霄武府之內,我定會勝他!”

“好!”

陶雲申欣然點頭。

嗡嗡!

天地元氣突然變得有些洶湧起來,一道道天地元氣在某種牽引力下凝成肉眼可見的元氣流,向著一片湧去。

“來的好!”

正處於修煉狀態,但早已通過靈珠視野看到了這些元氣的林衍生突然睜開了雙目,在他的眼中,無數元氣光點化作一道道的元氣洪流直入他身!

在這股元氣的灌入下,他的骨骼、血肉、筋腱、內臟……他身體的一切都在劇烈顫抖著,彷彿在積攢最後的爆發。

砰!

“喝!”

終於,某一時刻,林衍生體內的元氣突然劇烈波動了一下,他一聲輕喝,竟是直接跳了起來。

而隨著他這一躍,在他體內,那股已經積攢到了極點的元氣頓時隨之而動,順著他全身上下的所有經脈流轉而過,最後從他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之中,如火山般噴薄而出!

呼——

林衍生全身上下的衣衫高高鼓起,一層層的氣浪噴湧而出,在周遭數米內颳起一陣微風。

“師父!”

站立後,林衍生對著麵前的清雨恭敬一禮。

一股比之前要強橫許多的元氣波動自他體內傳出,這一刻——他成功突破到了鍛體十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