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那人正是之前在江州鬼門開山的時候,被崔崖子殺死的樸智基。

“不對,這人不是樸智基,而是一個和樸智基長相一模一樣的人!”

很快,葉楓便發現了那年輕人,並不是樸智基,而是一個和樸智基有著相同容貌的人。

在葉楓關注著那個和樸智基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時候,那幾人身影一動,便出現在了妙公子等人的麵前。

“五個半聖境界?”

看到這幾人身上全都散發著半聖境界強者才散發出的強大氣息時,公孫擎天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凝重。

本來他和其他幾個長老也都是半聖初期境界了。

可之前他們這裡遭到噬天教的背叛,這些棒子國的人破掉了他們外圍的陣法。

陣法突然被破開,這讓原本正在閉關衝擊半聖中期境界的他們都受到了反噬。

不僅讓他們受了很重的傷,還跌落了境界。

並且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居然又有幾個半聖境界的人偷襲他們。

好在他們憑藉強大的實力,還是將那幾個偷襲他們的半聖境界的強者給擊傷,擊退了。

可因為如此,他們的傷勢也更加的嚴重了。

不然,就憑藉棒子國這幾個玄王境界和兩個神王境界的人,又怎麼會如此輕易地攻到這裡來呢。

他們隨意一個人出手,也能夠輕易地滅了這些人了。

擊退了那幾個偷襲的人之後,他們也知道,憑藉他們現在的狀況,麵對上棒子國的真正高手,他們自然不會是對手。

也因此,他們纔不得已去找人援助。

而現在,他們請來了妙公子和妙娘子,這兩個曾經的強者,本以為有這兩人在。

收拾棒子國的這些垃圾應該很容易的。

就算等棒子國那些真正的高手來了,兩人在加上他們幾個,以及一眾守護者的成員,也應該能夠擊退棒子國的人。

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這棒子國天下第一教居然一次性來了五位半聖境界的強者。

並且看這五人的氣勢,估計全都已經達到了半聖中期境界。

而妙娘子和妙公子兩人此刻的實力也隻不過是半聖初期,兩人就算一人對上一個。

剩下的三人由他們幾個人對付,可其他人,卻冇有人去應付了。

並且最最讓他們感到擔憂的是,如果之前那幾個偷襲他們的半聖境界的人再次暗中偷襲。

恐怕他們將冇有任何的勝算。

想到這裡,公孫擎天的眉頭便皺的更深了。

隨即,他的目光便第一時間朝著楊偉等人看去。

“你們找的人呢?”

現在唯一的能夠翻盤的機會,那便是虛無之地的人。

如果虛無之地給他們派來了高手,那他們的勝算便大了。

“長老,虛無之地的人隻給我們派來了三個人,並且一個人還是一個普通人!”楊偉的大師兄第一時間回道。

“那另外兩個呢?”公孫擎天焦急的問道。

“另外兩個的實力,充其量也隻是地王甚至更低的境界!”楊偉大師兄再次回道。

楊偉幾人雖然都聽過葉楓的名頭,但瞭解的並不太多。

並且最近這段時間,在外界發生的事情他們也根本就不知曉。

如果他們知道最近這段時間外界發生的事情,也就不會那般瞧不起葉楓等人了。

聞聽這話,公孫擎天的臉色再次一變。

本以為虛無之地再怎麼著,也應該給他們派一個神王境界的武者來的,可冇想到,這虛無之地居然指派來了三個廢人。

確定虛無之地的人已經幫不上忙了,公孫擎天又朝著身旁的人問道。

“其他出去求援的人呢?”

“其他求援的人,最遲也需要三天才能回來!”一個手下人道。

這話,頓時讓公孫擎天的臉色再次一變,變得有些絕望。

以他們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撐不到三天,彆說三天了,就算三個小時,恐怕也未必能夠承得住。

就在公孫擎天在想著其他辦法的時候。

那五人之中的一個老者的目光看向了妙公子。

“妙公子,怎麼現在啞巴了,不說話了?”

妙公子此刻自然也看出來這五人的實力,都比他要強大,他也知道這些人應該是想利用這件事情想要激怒他,讓他出手。

他也不傻,自然不會出手的。

“他還能說什麼啊,難道讓他說出他媳婦被我們玩了一個月嗎?”另外一個棒子國的老者開口應和道。

“哈哈哈,妙公子啊,這麼多年不見了,我們其實還是很懷念你媳婦的滋味呢!”又一個棒子國的老者開口道。

這話,頓時讓在場一眾守護者組織的人們都有些懷疑這些人說的是不是真的,難道妙娘子當年真的陪過這些人。

而棒子國的一眾人們,也紛紛開口嘲諷。

“什麼妙公子,我看這今後還是改名叫綠公子吧。”

“對對,就叫綠公子,這位綠公子,趕緊的,將你媳婦交出來,再陪我們長老一個月,然後跪下磕頭,說不定我們長老還會如同當年一般,饒恕你們一命的!”

“哈哈哈……”

麵對這些人的嘲諷,妙公子依舊一臉的平靜,並冇有絲毫要發作的意思。

但一旁的妙娘子卻有些不能忍受了,被人這般羞辱,這般的顛倒是非,就算是一個普通女人,也恐怕不能忍受。

更何況她這樣一個已經是半聖境界的強者呢。

就在妙娘子要出手的時候,卻被妙公子給攔住了。

“不要衝動,不要中了這些人的計謀!”

雖然妙娘子也清楚這些人應該是故意在激怒他們,可她還是有些忍受不了。

見到妙娘子和妙公子不上當,這讓棒子國的幾個長老都暗歎可惜。

他們之所以要這般激怒妙娘子和妙公子,的確就是為了讓兩人失去理智,然後出手。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妙娘子和妙公子兩人合擊之術非常的厲害。

他們兩人如果施展出合擊之術,他們恐怕討不到任何的便宜。

雖然他們現在的境界都比妙娘子和妙公子都要強上一籌。

可隻有他們自己清楚的知道,他們的境界,並不是真實的境界,而是來此時,用一種特殊的秘法強行提升的。

因此,他們便決定先激怒妙娘子和妙公子兩人,讓兩人憤怒,不能靜下心來,這樣兩人便不能施展合擊之術。

這樣,他們纔能有信心擊敗這兩人。

隻要這兩人被擊敗了,剩下受了傷,跌落了境界的公孫擎天等人,就不用那般費力了。

現在兩人不上當,他們的目光隻能看向了公孫擎天。

“公孫擎天,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乖乖的束手就擒,然後交出此地的本源,我們可以給你們留一條全屍,放過你們這些弟子。”

“不然,我保證讓你們所有全部都魂飛魄散。”

說著,五人身上的氣場全開,半聖境界強者的威壓瞬間橫掃而出。

一些實力較弱的守護者組織的人,瞬間便被這恐怖的威壓給壓的癱坐在了地上。

“給你們十秒鐘考慮!”

明知道今天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但公孫擎天還是冷喝道。

“哼,想讓我們投降,做夢!動手!”

伴隨著公孫擎天的一聲爆喝,他的身形猛然便衝向了其中那個棒子國的帶頭長老。

而剩下的幾個長老也急速地衝向了另外兩個棒子國的長老。

妙娘子和妙公子也在同時衝向了剩下的兩人。

“既然如此執迷不悟,那便送你們去死!”

帶頭的老者一聲爆喝,也迎向了公孫擎天。

剩下的人也紛紛迎向了各自的對手。

半聖境界強者的戰鬥瞬間爆發。

而剩下的守護者組織的人和棒子國的人,則紛紛退向了遠處。

半聖境界強者之間的戰鬥,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

在所有人退出戰圈的瞬間,戰圈之中頓時便爆發出了難以言喻的恐怖威勢。

各種狂亂的招式,狂暴的能量不斷的在戰圈之中炸裂。

整個廣場瞬間便被摧殘的一片狼藉。

也幸好此地的空間比外界要堅固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然恐怕這會兒整個空間都要被打碎。

公孫擎天等人雖然受了傷,境界也跌落了不少。

但歸根結底,幾人都是實打實的半聖境界的強者。

而棒子國這邊的人靠著秘法提升的境界,到底不是自身修煉出來的。

威力自然也不會太過強大。

因此,雙方一時間也戰個難解難分,不分高下。

而妙娘子和妙公子兩人的境界雖然也不如棒子國這兩個長老的高,但兩人也是實打實自身修煉出來的。

因此,兩人對上這兩個長老的時候,也不會落下風,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還漸漸地占據了上風。

很快,就在雙方對戰了近百招之後,妙娘子和妙公子的對手,漸漸開始有些抵擋不住兩人的淩厲攻勢了。

而另外一邊,公孫擎天等人這會兒也開始隱隱地占據了上風了。

看到己方這邊的人已經占據了上風了,守護者組織的眾人頓時都興奮了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

“嗖嗖嗖……”

又有幾道人影突然出現,如同幾道黑色的閃電一般,急速地衝進了戰圈之中。

淩厲的招式,更是朝著公孫擎天等人和妙娘子妙公子等人攻去。

原本已經占據了上風的公孫擎天等人臉色都是一變。

本來和這些棒子國的人戰鬥,都已經讓他們達到了極限了,本想著一舉拿下棒子國這些人的。

可冇想到,這會兒居然又有人出來偷襲,並且偷襲的人同樣也是半聖境界。

雖然公孫擎天也一直在防備著這些人的偷襲,可此刻,麵對這幾人的偷襲,他卻依舊冇有辦法躲開。

“砰砰砰……”

伴隨著幾道悶響,公孫擎天幾人瞬間口吐鮮血倒飛而出。

本就已經到達了極限的他們,自然扛不住這偷襲者的全力攻擊。

也幸好這幾個偷襲者正是之前偷襲他們的人,被他們之前給擊傷了。

因此,這幾個偷襲者的全力攻擊,也隻是讓他們的傷勢加重了一些。

雖然隻是讓他們的傷勢加重了一些,但也讓他們失去了在戰鬥的能力。

而妙公子和妙娘子兩人麵對這幾人的偷襲,卻是第一時間化解了。

公孫擎天等人被擊退之後,那三個棒子國長老瞬間便朝著妙公子和妙娘子圍了過去。

再加上幾個偷襲者,兩人的壓力瞬間倍增。

遠處,葉楓幾人看到公孫擎天等人被傷,妙娘子和妙公子被圍。

劍無涯便開口問道:“我們要出手嗎?”

“先不著急,有人會幫忙出手的。”葉楓淡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