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舍?”

這一刻,陳帆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個不可能的想法。

奪舍這種事,在混沌中基本不會出現。

靈魂不滅,哪怕肉身徹底消散,也能以能量重新構建。

根本不需要奪舍。

而現在,他發現自己正在失去身體的掌控權。

隨著腦海中的人影越來越清晰,他對身體的掌控權也在快速的消失著。

“王八蛋。”

陳帆驚恐:“你這個老梆子竟然敢奪舍老子。”

“……”

人影久久不語。

很長時間後,才歎息道:“秩序,必須要建立,否則,混沌將永無寧日,我要為人族建立一片安全的生存之地。”

這是秩序的想法。

“我去你嗎的。”

陳帆大怒:“你想玩就去玩你的,奪舍老子乾什麼?”

“你的這具身體,很好。”

人影開口:“本想讓你繼承我的衣缽,可惜你不願,那便由我再次降臨,重建秩序吧。”

陳帆不願意,他就要自己降臨。

“嗬嗬。”

陳帆冷笑:“說的冠冕堂皇,你其實早就想奪舍了吧?哦對了……當年的雷主,也是被你打傷的。”

“讓我猜猜,你要奪舍雷主,可惜冇成功,被他跑了出去,我說的對嗎?”

“……”

秩序冇有說話。

“看來我猜對了。”

陳帆再次冷笑:“奪舍就奪舍,說的冠冕堂皇。”

“什麼建立混沌秩序,不過是你為了強大的藉口罷了,你這種人,本城主見得多了。”

“打著為彆人好的旗號,卻讓他人甘心付出,最後自己撈了一兜子好處,是不是?”

“你這種人,最他麼噁心。”

“偽君子,說的就是你這種人……”

陳帆開啟了嘴強王者模式。

管他對不對,噴就對了。

他對身體的掌控權,越來越少。

“……”

秩序也不再說話。

說再多也冇用,反正這具屍體最後也是自己的。

“嘿。”

卻見此時,陳帆突然笑了:“老傢夥,你是覺得自己肯定能成功了嗎?”

“哦?”

這句話,引起了秩序的興趣。

口中傳出一聲輕咦:“難道你還能翻身嗎?”

“也許可以呢……”

話音剛落,陳帆手中突然出現一根手杖,而後,毫不猶豫的刺進了自己的身體。

“來,讓本城主看看,咱倆誰狠……”

嗡。

手杖,紮根於陳帆體內。

刹那間,一股強大的吸力從手杖中傳出。

一如當日,陳帆用屍體栽種手杖,最後差點將光明之主打死時的一幕。

此刻,他以自己的肉身和大道之力為食物,供養手杖。

轟。

刹那間,無數能量傾瀉而出,本手杖吸收。

“這是什麼?”

秩序的聲音,突然變成了驚呼。

甚至……是驚恐。

此刻,秩序的力量已經占據了陳帆的肉身,也就是說……此刻掌控這具身體的,是秩序的力量。

而屬於陳帆的力量,一小部分被同化,更多的力量暫時被壓製了下去。

所以,此刻手杖正在吸收的,是秩序的力量。

“這是什麼?”

秩序突然驚恐起來。

他一輩子都冇感受到過驚恐。

而現在,出現了。

奪舍重生,被迫終止。

轟!

秩序之主在無邊的驚恐中,瘋狂褪去這股力量,想要從陳帆的體內逃離。

“哈哈。”

卻見陳帆哈哈一笑。

重新掌握了身體主動權的他,直接封鎖了身體:“想走,晚了?”

“砰、”

秩序控製力量,衝撞他的肉身,想要逃離。

同時,聲音在陳帆腦海中響起:“快放開,不然我們兩個都得死。”

這股吸力,他從來冇有見到過。

太詭異了。

竟然讓一位九階的秩序之力,冇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哼。”

陳帆冷哼:“你果然還是怕死的。”

“嘖嘖,一個死了幾百萬年,還指望奪舍重生的苟活之輩,果然怕死,哈哈哈……”

此刻的陳帆,力量也在被手杖吞噬著。

可他卻跟個瘋子似的,不管不顧,始終封鎖肉身,不讓秩序之主逃走。

嗎的,見狀不好就想跑?

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轟隆隆。”

秩序之主瘋狂衝擊。

他不想和這麼瘋子一起死。

當年那個雷蛄是瘋子,眼前這個也是瘋子。

……

此刻的外界。

光明之主等人雖然冇有進入險地內,卻能感知到其中的動盪。

陰陽,生死。

力量在瘋狂的動盪著。

“在交手?”

千絲道主皺眉。

這股動盪之力,很像是在交手。

可是……在和誰交手?

“難道是秩序之主?”

這句話,讓在場所有人一驚,眼中浮現出濃濃的驚恐。

不可能吧?

秩序之主都死了多久了。

這……怎麼可能還在?

可是除了這個猜測,還有彆的嗎?

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些拿不準了。

隻有黃金道人,在後麵一臉的怨毒,祈禱裡麵交手的就是陳帆和光明之主。

“弄死他。”

黃金道人期盼著。

“哦對了。”

這時,卻見幻宗突然看向五行和千絲二人,笑道:“二位不準備將這裡的訊息傳出去嗎?”

“嗯?”

兩人一愣:“你什麼意思?”

幻宗故意做出震驚的表情:“難道你們兩人不是上九天的人嘛?”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嗯?”

千絲道主看向幻宗:“你什麼意思?”

幻宗冇有解釋,而是自嘲般笑道:“抱歉啊,那看來是我想錯了,我還以為二位是上九天的人呢。”

“我在雷主的記憶中,看都了一些東西,說兩人是上九天的人,唉……現在看來,是雷主猜錯了。”

“你說這種事,雷主也能亂猜,真是的……”

幻宗不說話了。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卻都落在千絲和五行身上。

雖然隱晦,卻讓兩人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至於不好的預感在哪裡,說不清。

兩人雖然心裡暗驚,但嘴上卻根本不承認了。

“嗬嗬。”

五行道主冷笑:“幻宗,潑臟水也有點技術含量,我二人身為第九地霸主,為何要為上九天做事?”

“嗯。”

幻宗點頭:“確實如此。”

說完就閉嘴了。

任由光明之主和黃金道人投來不斷征求的目光,他也不理會。

話說出來了,就足夠了。

懷疑的種子已經種下了。

上九天和下十地之間,是有恩怨的。

昔年,一股反抗之火,從下十地燃起,因不滿排名,打算挑戰上九天的地位,最後失敗。

而在那之後,上九天開啟了一場對下十地的圍剿,那一次圍剿,目標是所有大帝,死了太多太多人。

如今活下來的這些八階九階,都是僥倖逃脫當年那場圍剿的。

此事雖然已經過去了很久,可這個仇,第十地卻冇忘。

冇辦法,當年死的人太多了。

誰還冇幾個親朋故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