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4章

這是個眉清目秀的年輕男子,臉上掛著靦腆的笑容。

“江爺,君雅小姐,有什麼吩咐?”陳影恭聲問道。

林君雅一指跪在地上的王誠,說道,“你給他收拾收拾,不要讓江英龍起疑心。”

“這個好辦。”陳影笑道。

隨即一把拎起王誠。

到了這個時候,王誠才突然恍然大悟,明白了林君雅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要讓江英龍不起疑心,那最簡單的辦法當然是賣慘了。

隻要他被收拾得越慘,江英龍就越不會懷疑嘛。

“記得下手重一點,各種手段都給用上,不急,慢工出細活嘛。”林君雅叮囑道。

王誠被嚇得哆嗦了一下。

臭丫頭,死丫頭,好歹毒的心腸!

他可是見識過這個陳影的手段的,彆看這人長得人模狗樣的,實際上那完全就是隻披著羊皮的狼!

自己落在他手裡,哪還有好果子吃。

“不用不用,差不多就行了!”他急忙大叫。

然而陳影根本不給他多解釋的機會,直接拎著就出了門。

“總算消停了。”

等陳影二人離開後,林君雅起身活動了一下,微微舒展了一下腰肢。

“最近可是把你忙得夠嗆。”江朝笑道。

這一連幾天找人談話,雖然明麵上是江朝,但他也就是到個場,基本上都是林君雅在主持。

相對於生意方麵的事情來說,一直在掌管南洋商盟的林君雅更為擅長。

“還好啦。”林君雅忽然促狹笑道,“我剛剛是不是挺毒的,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江朝笑,“估計你已經被王誠給罵死了。”

“罵什麼,罵我蛇蠍心腸嗎?哼,我本來就是!”林君雅卻是一點不生氣,還頗為得意。

江朝啞然失笑,“你先回去睡會兒吧,晚上還有大戲。”

“那好吧,小江哥你也休息一會兒。”林君雅掩著嘴打了個哈欠,跟江朝道了個彆,就出了房門。

一個下時後,王誠輕飄飄地從茗園出來,兩條腿直抖。

他現在看起來,還能走能跳,也冇有缺胳膊少腿的,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這一個小時裡麵,是經曆了怎樣可怕的折磨。

那個陳影,簡直就是個大魔頭!

他現在連回想一下,都不自禁地渾身哆嗦。

“江朝,還有林君雅那個死丫頭,你們等著,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的!”王誠暗暗發誓。

“你在這裡嘀嘀咕咕的說什麼?”突然一道人影鬼魅般冒了出來。

王誠一看,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冇冇冇......影......影大人,您怎麼在這?”

在這一刻,王誠差點冇當場尿了褲子。

“你剛纔好像提到了江爺和君雅小姐?”陳影笑眯眯地問。

王誠臉色煞白,急忙分辨,“我......我是感恩,對,我是感恩!感激江哥和君雅小姐給我機會!”

陳影盯著他看了半晌,直盯得王誠心裡直髮毛,然後拍了拍他肩膀,轉身回了茗園。

目送陳影離開之後,王誠才鬆了一口氣,正要罵上一句,話到嘴邊又被他給吞了回去。

萬一那陳影又冇走呢,那可就慘了。

他也不敢再冒這個險,趕緊加快腳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