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的太陽是那般的刺眼,盤膝坐在大樹下的薑亦凡感受著山野間的那一抹微風錯過的愜意。

一炷香的時間就這樣的過去了,這時隻見天空一道青光設下離開冇多久的方卞此刻正滿頭大汗的將飛劍降落道了薑亦凡身前。

薑亦凡並冇有睜開雙眼而是依舊一動不動的盤坐在樹下,方卞看到這一幕也不多話反手拿出了一眾工具後便踏上飛劍飛離了薑亦凡的洞府。

在方卞走了一會之後薑亦凡才緩緩的張開了雙眼看著身邊對方的各式的農具後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起身抬手將農具收到了手鐲中後,他便大步的走回了自己的洞府之內,隻聽一聲巨響後整個洞府的大門再次被其關個結實。

密室蒲團之上盤膝而坐的薑亦凡再次進入了手鐲內,看著雜亂的擺放在草屋附近的農具薑亦凡麵色就是一恍惚,這一刻他好像回到了以前在農村的那個家,也是殘破的草屋,還有舅舅重來都不會搭理整齊的農具,如果在有一群雞鴨滿院子跑的話想來就真的跟之前那個家一模一樣了。

此刻老龍化成了人形來到了他身後笑道:“你小子可以如此快便把這些農具全部弄來了,咦!還有水桶跟大缸,你小子想的真是周到啊。”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終於回過了神上前幾步一手拿起一個鎬頭一手拿起一個鋤頭身子一晃便來道了那片黑色的靈田旁邊。

乾了這麼多年農活的他麻利的脫掉鞋襪後將褲腿向上整齊的挽了一大截後拿起了一旁的鎬頭赤腳進入了靈田之中。

赤腳踩在黑土之上薑亦凡馬上便感覺到了黑土下麵有幾塊石頭,隻見他掄起了鎬頭照著石頭的位置一鎬一鎬的拋下,隻用了三四鎬便掘出了一塊臉盆大小的石頭。

石頭一被挖出薑亦凡便發現了它的不同,隻見這塊石頭全身都是黑綠色精鐵打造的鎬頭拋在上麵居然連個刮痕都冇有。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上前雙手抱住石頭想將其抬起,可就在這時石頭居然變的奇中無比,薑亦凡已經使出吃奶的力氣也隻是將其太高一點,這讓薑亦凡滿頭是汗的臉上滿是差異,無奈之下他再次拿起了鎬頭,說來也怪這塊大石頭在鎬頭麵前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挑了幾下便挑道了靈台外麵的草坪之上。

薑亦凡一時間也搞不明顯其中原因索性也懶得去理會了,拎著鎬頭幾下在靈田裡拋起了石頭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隻見黑色的靈田旁邊已經隨意擺放著七八塊這種黑色的石塊了,小的隻有人頭大小最大的一塊居然足有一米見方。但是無論多大的石頭薑亦凡都無法將其抬起。

此刻的薑亦凡正赤腳走過了黑色靈田的每一寸土地,走了兩圈之後他終於滿意的點了點,想來下麵的石頭已經全都被其清理了出來。

回到田邊薑亦凡拿起了鋤頭整齊起了被其拋的淩亂不堪的靈田,鋤頭過處這塊靈田才漸漸顯露出了他該有的樣子。

平整了一番後薑亦凡更是將此靈田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他用鋤頭拋出了幾條寬窄均勻的壟溝,而剩下的一小塊他再次反送了鬆土地便不在去管他。

此刻一旁的老龍看著動作如此嫻熟的薑亦凡喃喃自語道:“這小子可以啊,之前完全冇有看出來居然還有搭理靈田的這門手藝,而且看這架勢每個五年十年怕是都很難如此熟練,這小子之前到底都經曆過什麼。”

也難怪老龍詫異,在這修道的世界中那個修道的人會特意去研究如何開荒種地啊,就算是各大宗門的藥童草娘們也是少有如此嫻熟的,大多數都是仰仗發力法寶進行耕作,但是如薑亦凡這半親自上手開墾怕是在這修道世界中也隻有一些活了幾千甚至幾萬年的老怪物纔會這般做吧。

薑亦凡撇了一眼靈田旁邊的正在發呆的老龍一眼後心下暗罵道:“這條死龍就知道在一旁看著,也不知道下給我打打下手,真是懶的要死了。”心下罵歸罵但是他也不會開口去要求老龍幫自己什麼。

靈田已經開墾的七七八八之後,薑亦凡一個晃身後隻見在草地上忽然多出了一口大缸,缸內還放著倆個木桶。

將大缸放到了地頭的位置後,薑亦凡伸手拿起了裡麵的兩個木桶,然後一個閃身便出現在了那口枯井的位置,然後果斷的縱身躍下了枯井。

這口枯井並冇有多深落到井底的薑亦凡四下看了一圈之後便發現這口枯井跟正常的水井應該是冇有什麼區彆,隻不過枯井下麵有一個看著像是已經乾涸了很久的泉眼。想來以前這井中隻水都是從這泉眼湧出來的。

就在這時上麵井口處老龍探出龍頭笑嘻嘻的問道:“小子這口枯井已經乾涸好多年了你打算如何做?”

薑亦凡回頭看了一眼老龍道:“如何辦?當然是打通讓其再次湧出水來啊,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話音剛落隻見薑亦凡抬手對著泉眼便是一拳,以他的理解泉水乾涸應該是因為這層的泉眼被封堵而至,即便如此那在將其打開便是。

隻聽的井內轟隆一聲巨響以後,煙塵直衝出了井口搶的老龍亂連後退,而下麵的薑亦凡也冇好道哪去,運轉了全身元氣的一拳居然冇有撼動泉口分毫。

這讓此刻的薑亦凡眉頭一皺心下暗歎:“看來這泉眼定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撼動的,隻可惜已經開墾好的靈田現如今冇有泉水的澆灌即便把那些草藥移植過去怕是都會乾枯而死,到不如放在草坪上來的安全。”

這時回道井口的老龍嘿嘿一笑道:“怎麼樣小子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蠻力能解決的,你就算打上一天一宿也無法撼動這泉眼分毫的。“

薑亦凡抬頭看向了老龍忽然問道:“我說玉冥啊,你是這裡的器靈定會知道解決辦法的怎麼樣大大方方的告訴我可好?”

玉冥嘿嘿笑道:“這時候怎麼不叫我死龍了,之前一直不都是很囂張的嘛?遇到問題知道問我了?”

薑亦凡嘿嘿笑道:“這不是你老人家告訴我遇到事情要先自己解決嘛!但是後來你老不還說實在不行了還是可以求助的嘛!你說對不是啊帥龍龍!”

當聽到帥龍龍的時候老龍不自覺的打個了哆嗦咧著嘴道:“你可彆這麼叫我瞭如果非要叫可以喊我帥氣的主人就行,想要解決枯井的問題呢其實十分簡單。”

薑亦凡聽到死龍說十分簡單連忙躍出井口來到其旁邊笑道:“既然十分簡單那龍哥你說來聽聽讓小弟也長長見識。”

玉冥撇了一眼薑亦凡道:“叫我龍哥乾什麼要叫組人懂了嘛!”

薑亦凡上去給了老龍一個暴力後道:“你是不不蹬鼻子上臉了龍哥都叫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老龍被突然出手的薑亦凡打了個踉蹌然後回頭罵道:“你個死小子又打老龍我的頭,我跟你丫拚了。”

此刻隻見井旁一人一龍如同倆個孩童一般翻滾道了一起,不知道過了多久一人一龍終於雙雙平躺在了草坪之上,薑亦凡輕柔這被老龍咬的滿是壓印的手臂道:“你不應該是跳龍,你TM就是條狗,看你給我咬的TMD上麵還有你的哈喇子真TM噁心。”

而他身邊的老龍聽到這話則是笑道:“你耗我龍角的時候也冇見你手下留情啊,還有我這鼻子都讓你給我乾出黑血了,我上哪TMD說理去。”

薑亦凡側頭看了眼正在揉鼻子的老龍忽然笑道:“隻從道了這個世界以後就冇有如今天這樣的痛快,不需要去考慮什麼,不需要去顧忌什麼,不需要去算計,這纔是我希望擁有的日子啊,哎龍哥你早先說的是真的嘛?”

老龍詫異的問道:“那件事啊?你小子冇頭冇鬨的這是問的哪出啊?”

薑亦凡坐起身子說道:“我死了你便也會跟著我一起消失!”

老龍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爬起來嘿嘿笑道:“你我神魂相連我死了你隻會元氣大傷,但是你死了我必將魂飛魄散,但是那又如何呢我已經被困在這裡不知道多少年了,其實死對於我老說何嘗不是一種解脫你說對不對呢?”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忽然沉默了片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這時候的老龍卻笑道:“關於枯井的問題呢,其實隻要等你修為達到成基以後這個手鐲空間得到了你新的力量後便可以讓枯木生出更多嫩葉,然後泉水便會再出湧出。”

薑亦凡聽完老龍的話後點了點頭道:“那看來目前我最需要辦的事情便是衝擊成基期了,想來我這境界在這將近一年中數次大起大落後如今已經在大圓滿這裡穩定了下來,就是不知道以我這資質能不能成功踏入成基期呢?”

老龍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道:“你小子是手鐲選中之人,我相信手鐲不會選個廢人。你要對自己有信心明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