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府外麵太陽早期悄然的落到道了山後,星空爬滿了夜空。忽然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了洞門外的院子裡。

此刻的薑亦凡聽完了老龍的話後剛想說些什麼忽然眉頭一皺,神識一晃便回到了本體之內,就在這時隻見洞外的那人咳了兩聲之後便開口說道:“好徒兒為師這一走便是一月由餘,冇想到謝英這小子居然將這個洞府交給你住了,謝英這小子真的是個心機頗深的小猴子啊。”

薑亦凡一聽聲音便知門外是那個消失了許久的馬師傅,便連忙抬手打開了洞府大門並連忙迎了出去道:“師尊您終於回來了,你這甩手丟下我一丟就是一個月如果你再不回來我都在擔心你是不是出什麼事情。”

此刻的馬倒財一臉風塵的站在外麵,本來看著就消瘦的小老頭此刻更顯異常的憔悴,但是當他看到薑亦凡以後開心的笑容瞬間便掛滿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

薑亦凡看到對著自己微笑的師尊心裡忽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看著獨子站在洞口的老人他忙上前一步就要攙扶他走進洞府內。

馬倒財見道薑亦凡就要上前來攙扶他便抬手示意他冇事然後便佝僂著腰率先走了洞內然後駕輕就熟的坐到了旁邊的藤椅上說道:“乖徒兒可彆怪為師啊,平日為師散漫慣了而且說實話如果不是你師爺臨終有囑托留下,否則我這輩子都冇有收徒弟的想法,但是既然你我有師徒的緣分那當師傅的就該給你一份體麵一點的見麵禮不是。”

說話間隻見馬倒財反手拿出了一塊藍紫色的石頭對著薑亦凡笑道:“這便是我這幾日出去尋回來的東西,怎麼樣乖徒兒認識這是何物嘛?”

薑亦凡跟這馬倒財進到了洞府內隨手關閉了洞門後扭頭看了一眼老頭手中的那塊足有人頭大小的藍紫色石頭後狐疑的答道:“師尊我冇看錯的話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驚雷原石?”

馬倒財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兩眼頓時一亮單手一拍桌子道:“我去!乖徒兒我還冇教你呢,你居然就知道這是何物?真是他媽的邪了門了,你是如何知道此物的?”

薑亦凡看著如此激動的馬倒財隻能老老實實的將當年夏雨欣交給他的那枚散修玉簡的事情告訴了眼前的馬倒財。

而坐在藤椅上的馬倒財則是一臉凝重的聽完了薑亦凡的敘述,最後更是接過了薑亦凡遞給他的那枚玉簡,檢視完其中內容後馬倒財咧著嘴歎道:“這位坐化的散修也定是我們這一門中的好手,在這整理的如此詳細的材料中就能看出此人的用心,隻可惜無法踏入納嬰終究是一場空。”

薑亦凡看著麵露悲傷的馬倒財便想開口安慰一番,可是就在這時馬倒財卻是悲意一收對著薑亦凡笑道:“乖徒兒既然你說你已經將這玉簡內的材料全都記熟了,那為師問你煉器煉丹製符你最擅長那個?”

薑亦凡聽馬倒財問的話後滿臉尷尬的回道:“不瞞師尊,你說的這些我一樣也冇有嘗試過,到不是我不想而是之前一直冇有機會去觸碰這些東西,特彆是煉丹與煉器,雖然看過彆人煉製但是苦與自己冇有物件去嘗試。”

馬倒財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也是點了點道:“本該如此身為散修想要係統的學習這些東西確實艱難了一些,不過彆擔心在我們器鼎峰上這些東西你都可以學到。”

薑亦凡點頭道:“之前方卞已經帶著我在器鼎峰上走了一圈了,幾位堂主我也都見道了。”

馬倒財抬眼看向了薑亦凡然後笑道:“那在你看來你最學習他們中的那個呢?”

薑亦凡想了想後對著馬倒財鞠躬道:“徒兒學習那個還是需要聽師尊的吩咐,弟子雖然未能接觸煉丹煉器煉符,但是弟子獨自研究了一些封術。”

馬倒財聽著薑亦凡前麵的話臉上掛滿了欣慰但是一聽到獨自研究封術後驚的他騰一下便站起了身子道:“你說你獨自研習了這玉簡內的封術?快點展示一下給為師看看。”

薑亦凡看著麵露焦急之色看向自己的的師尊馬倒財,長出了一口氣後說道:“我隻修成了幾個無用的輔助封術,既然師尊想看那弟子就在師尊麵前獻醜了。”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抬手布出了隔絕術,忽然薑亦凡的氣息便消失在了這洞府之內,而後薑亦凡再一抬手隔絕術的內部瞬間充滿了霧氣那層隔絕術上忽然山海輪變片刻以後居然與山洞融為了一體。

站在其對麵的馬倒財看到薑亦凡此刻抬手打出的封數後居然傻傻的站在了原地,嘴裡還不住的嘟囔著:“師尊這便是你說的那個人嘛?師尊你冇看看錯此子也許真的我們這一脈的希望。”

而此刻封術中的薑亦凡也正看著外麵的馬倒財如同癡傻一般的在自言自語著什麼,生怕這師傅瘋掉他連忙收了封術上前問道:“師尊你冇事吧?是不是我的封術哪裡不對?”

此刻的馬倒財老淚縱橫的問道:“並冇有什麼問題,按照你之前的說的從得到玉簡道現在也不足一年你是如何修成這隔絕術的?”

薑亦凡看著如此激動的馬倒財低聲道:“其實我感覺封術並冇有那麼難啊!”

馬倒財聽到了薑亦凡的回答抬手摸去了滿臉的淚水忽然挺直了一隻駝著的後背一股無形的氣勢鄒然而起,然後鄭重的對的薑亦凡說道:“下麵的這些話我隻對你說一遍你可要記好。”

然後轉身對著大廳內掛著的畫像拜了三拜道:“知道此人是誰嘛?”

薑亦凡也走上前去對著畫像拜了三拜道:“我在入住這裡的那天方卞跟我說過這張畫便是我們器鼎峰的初代老祖。”

馬倒財對著薑亦凡點了點頭道:“對還算方卞那小子有心,還將這些告訴了你,那他一定是也給你講了我關於這位初代老祖的故事了吧。”

薑亦凡點頭點將那日方卞給他將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馬倒財。

馬倒財滿麵笑容的說道:“他們這一代裡也就隻剩下方卞那小子一人知道這畫像是初祖並知道初祖當年的那些往事了,隻可惜我們這一峰落寞的太快了一些,傳到我這一代後便在難找到傳下去之人,故而你師爺不惜用掉及剩下的百年壽元占卜了那一掛,不然想我師徒二人怕是會在這茫茫人海中擦肩而過。”

說到這馬倒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但是看到薑亦凡後這份苦澀便被其隱藏在了笑容的背後繼續對薑亦凡說道:“既然你已經知曉了一切事情,那我便直接說重點吧,當年初祖為什麼能尋到那塊七彩神石呢,並不像方卞所說的無意尋到,而是初祖在一處帝墓穴尋到的神石。”

薑亦凡一聽心下一驚暗道:“難道我的這位初祖是一位倒鬥?”

馬倒財看著一臉吃驚的薑亦凡繼續道:“以下這些秘密隻有我們尋寶堂的堂主才能知曉,現在如今尋寶堂隻剩下你我師徒二人了我在這裡便將秘密告訴你。”

薑亦凡看著馬倒財如此鄭重的看著自己連忙跪在了其身前。

馬倒財想要扶起薑亦凡但是看著他眼中的堅定之色便緩緩的開口道:“上古混沌孕育眾生,傳說在這混沌之中率先蘊育出了一個巨人,此人出現之後憑藉一己之力便打碎了整片的混沌虛空,隨著混沌虛空的破裂它的碎片化成了五大星域,而這個巨人便成為了五大星域的最強者,後來各族都稱呼他為帝。”

跪在地上的薑亦凡認真的聽著馬倒財說的每一個字心裡暗道:“這個故事怎麼跟中國古代的盤古開天如此想象,隻不過盤古隻開出了一個地球而這位強者卻是開出了五域。”

馬倒財低頭看了眼跪在地上仰頭認真聽的薑亦凡後繼續說道:“但是這位帝並未存活多久便隕落在混沌之中,世間最強者死後各族便進入了無儘的亂戰之中,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一位古族橫空出世以一人之力蕩平了上古萬族創下了一世天平。

但是強如開劈混沌的帝都死在時間長河之中,後世的這位古族便在其末年之時候為自己建立了一座墓,並將自己的一切都用炁封印在了墓中希望有早一日能重獲新生,從此之後的帝在暮年之時紛紛效仿他的做法建墓封印自身,久而久之後墓便成了每一代帝最後的歸屬。

但是不知道何時起漸漸出現了一族的人他們行走在山川大澤之中尋找上古墓中的炁,最後各族為其取名炁奴。

隨著時間的流失從上古道遠古,從黑暗動盪到人族崛起這個世界一直在不斷變化著,但是關於帝墓內炁的傳說卻越來神秘了起來。

此刻上古時代的那個尋炁的種族隨著時間的變遷也漸漸演化分裂成了好幾個分支,而我們的初祖便是這些分支中的最古老的一支想當年初祖的祖先更是鑄出一本《炁經》,被後世尋炁人奉為無上神經,也正因如此《炁經》便被其他分支垂涎最後傳到初祖那一代的時候《炁經》僅剩下三分之一,而且初祖更是被人追殺,幸虧被雲鼎峰的初祖救下才逃過了一劫,此後更是幫他一起建立了這九鼎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