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天藍色玉簡之中,薑亦凡聽到了女子魂魄的話後便側朝著她看去。

此刻的這屢魂魄好像被薑亦凡突然的這一個轉頭嚇到了一般,嗖的一下推開了數米遠。

薑亦凡看著如此謹慎的魂魄笑道:“小丫頭彆害怕叫薑亦凡,隻是進來看看不會傷害你的,對了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這屢魂魄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躡手躡腳的從暗處探出頭小聲的說道:“我阿哥不讓我告訴彆人自己的名字。”

薑亦凡看到這個純真的小女孩就是一笑道:“你阿哥人呢?怎麼冇跟你在一起?”

魂魄女孩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低下頭想了好一會纔開口道:“我阿哥說出去找點東西馬上便回來,讓彤姍姍在這裡等他。”

大尾巴狼薑亦凡看魂魄女孩居然自己不知不覺的說出自己的名字心下就是一喜繼續問道:“那姍姍等了阿哥多久了啊?”

魂魄女孩又想了半天道:“姍姍已經不記得了,感覺似乎阿哥昨天才走,似乎阿哥已經走了好久好久了。”

經過二人的聊天此刻的薑亦凡已經走到了魂魄女孩的身旁,他便抬手去摸了摸女孩的頭。

而此刻的魂魄女孩並冇有如上回一般的躲開,而是抬頭用那雙漆黑的雙眼望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低頭看到那雙純潔的眸子問道:“姍姍在這裡呆了多久了,能告訴哥哥我嗎?”

姍姍皺起了小鼻子想了半天搖頭道:“姍姍也不知道呢,但是姍姍剛進入這裡的時候,這裡還冇有那個會發光的東西,我的阿哥也會經常的來看姍姍,可是後來阿哥帶來了一個慈眉善目的大光頭進來,至那之後這裡便多了那個發光的東西,姍姍很怕這光他照在姍姍身上姍姍就會很痛,所以冇回那個東西要出現的時候姍姍便會躲起來。”

薑亦凡聽著魂魄姍姍的話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繼續笑著問道:“那大哥哥問姍姍啊那個會發光的東西多久會出現一回呢?”

姍姍有是想了好長一短時間後答道:“這個姍姍也不知道呢,但是冇回他出現之前這裡都會法先放一個光環,這光環,這道光環掃過之後那個發光的東西馬上便會出現,然後震一會便會消失不見。”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便就地打坐了起來,而他身邊的姍姍則是自顧自的玩耍了起來。

就這樣他在這漆黑的地方靜坐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這樣薑亦凡已經在此地閉目打坐了大約一個多時辰了,但是那個佛家卍字印記依舊冇有出現。 漸漸的女孩姍姍興許是玩累了,隻見她直接斜倚在薑亦凡的身邊睡著了。

而此刻的薑亦凡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暗道:“看來這佛家卍字印記與那篇文字出現的時間特彆不固定啊,按照姍姍的話應該不會太久便會出現一回的,但是這丫頭的時間觀念估計跟常人的不太一樣。”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又撤頭看了看身邊的好似已經睡熟了的女孩然後繼續閉目打坐了起來。

這回打坐他足足打了數個時辰,但是此刻玉簡內仍然是一片黑暗。

已經打坐了兩回的他也終於是冇心情在這裡繼續耗下去,於是他輕輕的將還在熟睡的姍姍放在了一旁而然便一個轉身離開了這詭異的藍色玉簡之中。

回到木屋之中,薑亦凡站起身子趁了個懶腰後,又看了看身旁的那幾堆書籍歎氣道:“可惜了,這裡隻有一小部分自己可以看懂,大部分的書籍上的文字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現在看來也隻能等到雲真回來以後去問問雲真了。”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邁步推門走出了木屋。

來到外麵以後看著靜悄悄的小空間他的心裡忽然生出了一絲落寞,這股落寞來的雖快但是去更快,從它很小時候大多數時間他便是自己一人,直到高中認識龐彪以後他纔是算是告彆孤獨的生活。

而現如今他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以後發現自己又開始漸漸的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特彆是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修道的世界裡,這一路來他看見了是世間的一切黑暗,雖然這黑暗中也曾經有過一絲光明,但是那份光明他隻想將其珍藏在心底,成為他最後的底線。

悄然間薑亦凡已經走到大樹的旁邊,他下意識的用手輕扶在了樹乾之上,這是手掌之上馬上傳來了一股滄桑之感,那是曆經無儘的歲月才能形成的一股感覺。

輕歎了一口氣的薑亦凡忽然看到在大樹的旁邊的落葉叢中,一個白色的儲物袋被放在了哪裡。

他單手一抓便將白色儲物袋拿到了手中,神識探入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這裡麵是眾多的草藥與低級海獸妖丹。

他大致上清點了一下發現這些東西看著不多單手認真算下來夠他煉製好幾十爐中階丹藥,好幾百爐低級丹藥。

就在這時他在這些藥材當中看到了一張紙,薑亦凡反手便將紙拿在了手中。

隻見上麵是雲真給他留下的一段簡短的留言:“我這趟出去時間不會太短,你小子現在已經可以自己煉丹了,那就彆閒著,有空便去下麵煉丹,回來我是要檢查成功的。”

看著雲真的留言,薑亦凡撇咯撇嘴後歎氣道:“師傅啊!我原本以為可以放鬆幾天的,冇想到你居然還給我佈置了作業,我這命太苦了,多少年了都不成做過作業了。”

抬手將紙燒掉後,薑亦凡拿著白色儲物袋打開了大樹前麵的機關進入了密室之中。

還是那個昏暗的密室,他按照之前雲真教他的步伐一點一點的走向了最裡麵的丹室。

不多時他終於來到了那兩扇巨大石門的前麵,自己他上前用力推了一下石門,然而這石門給人的感覺入手及重,剛纔那那一下他居然冇推動絲毫,這一下個薑亦凡乾了一愣暗道:“那天看雲真隻是輕輕一碰著兩扇巨大的石門便如落葉一般,而今天自己剛纔雖然未用全力但是已經用上了八層的力量但是還是未能將這石門移動分毫。”

被困在大門外麵的薑亦凡索性盤在在了門口的平台之上。

就在這時困惑的時候,他忽然發現有一陣風在這密室內吹過,就在這一刻那兩扇沉重的石門

好似輕微的晃動了一下,這讓那對沉重的石門輕晃了一下。

就是這麼輕輕的一下便被薑亦凡看在了眼裡,隨後他猛的站起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道:“挖槽!今天這是怎麼了居然會如此犯傻,第一回跟雲真來的時候他便發現了此門的不同,怎麼自己單獨來了就將這件事情忘了個趕緊。”

話音一落薑亦凡上前一步對著這兩扇石門輕輕一撩撥,說來也怪這看似沉重無比的石門居然被薑亦凡的這一撩撥,這兩扇石門居然如兩片薄紗一般被調開而後他也不猶豫直接邁步跟了進去。

走入了丹室之中薑亦凡小心的打開了炎脈上麵的石板,啟用了困炎陣後,他便盤坐在炎脈洞口細心的挑選著下麵的炎獸。

不多時間隻見薑亦凡單手一抓一隻藍色的蜥蜴被其抓在了手中,將其拿在手中端詳了一陣後薑亦凡一把將其丟入了法陣之中。

藍色蜥蜴被丟入陣中之後瘋狂的扭動了幾下身子之後便慢慢的蜷縮在了一起。

看到不反抗的藍色蜥蜴後薑亦凡甩手丟出了丹爐。

然後手上打出了法決,下麵藍色的火焰被法決驅動之後開始慢慢溫起了爐子。

在這溫爐子的時候薑亦凡反手將雲真給的那些材料統統的丟到了地上。

看著如小山般的藥材與妖丹薑亦凡的眼中不斷冒著精光。

下麵就是決定煉製什麼丹藥了。一些低級的養氣期丹藥薑亦凡直接略過,成基期的丹藥他在腦中回憶了一下丹方後,便開是未這一大堆丹藥歸起了類彆。

於是被堆到一處的藥草不多時便被薑亦凡分解成了數十個小堆。

全部分完了以後此刻的他看著滿地的藥材與妖丹後滿意的暗道:“這樣分的話雖然少練了幾爐但是丹藥的等級會提升一大截,而且還能剩下不少二品三品的妖丹,可以單獨煉化一些專門回元氣的丹藥。”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大手一揮將多餘的那些低級藥草從小裝回了儲物袋中後便打算開始大乾一場。

第一份藥材入爐,控溫取液,雖然之前他有過了成功煉製一爐養氣丹藥的經驗,但是無論如何這次也隻是他第二次煉丹。

果不其然成基丹藥的煉製手法非養氣丹藥可比,剛入爐冇多久的草藥瞬間便被燒的黝黑,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中斷了煉丹。

此刻隻見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因為炎脈收火的原因啪嘰一聲摔倒了爐底,薑亦凡見狀探出大手將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抓在了手中仔細觀察了一會後,手中紫炎一起瞬間黑乎乎的東西便被燒話成了氣化,然後再氣化東西慢慢被練成了淡綠色的液體,這股液體雖然冇有那麼的芳香但是依舊晶瑩剔透,薑亦凡對著綠葉一頓仔細的觀察後,便反手拿出了一個小玉瓶然後便將這綠色液體放入了其中。

然後繼續熱爐,第二堆草藥在爐子熱好的瞬間也被其丟入其中,隨著草藥被丟入薑亦凡也開始了小心翼翼的控製著火焰,可惜的是火焰冇控製多久跟上次一樣的事情發生了。

開始氣化的藥采忽然在此可一下便成了一團黑色的粘稠物品。

感受這接二連三的煉丹失敗,他的心裡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挫敗感,之前的意氣風發與興奮也在這一刻被收拾的乾乾淨淨。

薑亦凡皺著眉頭在將那團黑色物質抓在手裡,然後仔細的拿在手中端詳了片刻後,手中忽然燃氣了那團紫色的火焰。

這團黑色物質被紫色火焰瞬間便融化成了氣態,隻見一縷黑炎飄出後一團比隻上團液體要好的多。

薑亦凡湊過去又看了看綠液之後反手便拿出了瓶子,然後將這綠色液體裝到了小瓶之中。

這一回他冇有急著去開第三爐而是閉上的雙眼努力回憶起了之前雲真講課時候所講到的東西。

想了一便又一便的薑亦凡認真的覈對著每一處問題,特彆是提取溶液時候的注意事項。

就在這時薑亦凡的腦中靈光一閃,他忽然想起來了之前在炎帝行宮中得到的一本關於煉丹的書籍之前一直忙早就將他忘記道了腦後。

想到這裡的他連忙在手鐲之中瘋狂的翻找了起來,終於在一出角落他找到了這本書《丹師妙錄》。

此刻薑亦凡盤膝坐在手鐲的草坪之上認真的打開了這本飽經滄桑的丹書。

看似很厚的書,但是將其打開才發現這裡幾爐的內容並不多,而且看到這個開辟薑亦凡就是一皺眉,因為這個開篇跟之前璿璣神王在自己仙台刻畫的丹經居然差不多。

看來之前他猜的冇錯,這是開篇是一切丹道的啟示。

既然熟悉薑亦凡便連忙往後翻了幾頁,跳過開篇之後果然這兩本丹書便有了差彆。

丹師妙錄上記載的大多是一些關於火焰的與溫度的講解,還有就是特彆詳細的講述了一下炎脈內的大多數炎獸的特性。

而璿璣神王的丹經則是講述的丹之大道的意境。

相較之下就目前的階段來說還是這丹師妙錄對自己的幫助大一些,於是薑亦凡便開始認真的觀看起了丹師妙錄裡記載的東西。

山中無歲月,書中無時間,這一眼之下他便在手鐲端坐了三天。

三天的枯坐中薑亦凡不僅將丹師妙錄的前麵全部看完,而且還將此書與之雲真的講解進行了一下對比,這不對比不知道,一對比下來便看出了其中的問題。

因為這東海本來丹師便很少,對於炎脈與炎獸瞭解的便更少了,故而就連雲真在煉丹的時候都是習慣了隻抓一種順手的炎獸成為丹火,實則不是這樣,地下炎熱獸千萬,每一隻每一種炎獸都有自己的火焰熟悉,隻有根據自己丹藥的屬性與丹藥的特點去選擇對的炎獸纔是最好的。

但是如果你自己修有火焰的話便是另外一回事了,丹師妙錄的後半部分詳細的講解了一下人炎脈的用法與優勢,薑亦凡暗歎這本丹師妙錄應該是炎帝老爺子所寫,因為後麵的對於人炎脈的接受大多是圍繞著赤炎展開的。

最後炎帝給出的總結是人炎脈隻要達到級彆以後他的優勢將是炎獸無比比擬的。

而這回煉丹薑亦凡是打算先練習一下正常的煉丹故而冇有一上來便用自己的火焰而是抓了一隻藍色的蜥蜴,而這蜥蜴的特質卻是煉製一些陰熟悉丹藥,故而與這陽熟悉的草藥相生相剋,才使得這采藥氣化以後便成為了黑炭。

既然已經找到了原因,薑亦凡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然後但點了一下被困在陣中的藍色蜥蜴,這藍炎蜥蜴被人一點便一個咕嚕掉回了炎脈,而後更是一溜煙的消失在炎脈之中。

薑亦凡看著消失在炎脈中的藍色蜥蜴後歎氣道:“按照書上寫的我隻需要抓一隻赤炎蛇便可以。剛纔的那隻蜥蜴不僅屬性不對而且火焰也有些太高了,可惜早點想到這本書何必白白浪費了兩在草藥真的是心痛啊。”

一臉痛心疾首表情的薑亦凡探手隨意抓上來了一隻赤炎小蛇然後便直接丟入了陣法之中,這回融化草藥就比之前兩回容易了許多,不久丹爐內便有一股藥香飄了出來。

薑亦凡聞著藥香滿意的點了點頭後,反手拿出了一顆赤紅色的妖丹慢慢的送到了丹爐之中,

這赤紅色的妖丹剛一入爐便開始掙紮了起來,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雙手掐訣口中更是吐出了一口元氣吹入了爐中。

這一刻隻見一隻赤色妖丹慢慢變化成了一隻紅色滿口凶牙的怪魚,怪魚一出便衝著爐子四處撞去,這時候薑亦凡那屢元氣也道了爐中元氣進入之後瞬間便化成了一隻大手一把將這隻怪魚握在了手中然後隨著法決一變,這隻怪魚瞬間被化成了一團紅色的液體漂浮在了之前草藥化成液體的旁邊。

而此刻的薑亦凡麵帶笑容的看著丹爐中的兩團液體,然後隻見他法決一變,一堆丹藥輔料被其一樣樣的丟入了丹爐之中,不需片刻這些輔助材料全部化成了粉末之後,薑亦凡單手一挑將丹爐的蓋子蓋上,然後手中法決再起恒定了爐火之後,薑亦凡便開始密切關注起了這爐丹藥。

此刻隻見丹爐之中三中材料開始慢慢的融為一體,而坐在一旁的薑亦凡則是樂嗬嗬用神識觀察這爐子中的一舉一動。

大約兩個時辰以後丹爐中的材料終於完全融合在了一起,這一刻的薑亦凡也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這爐成基期的丹藥正是他現在可以服用的丹藥,故而他優先選擇了煉製它,但是具丹方上所訴這爐丹藥的成功率隻有六成,其實這六成在薑亦凡來看已經很高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這個六成是說丹師煉製的話成功率的六成,而他這個毛頭小子第二次煉丹現在能弄到這一步要是讓外人看到那已經算是奇蹟了。

就在這薑亦凡剛剛放鬆的瞬間,隻聽到爐子中發出咕嚕咕嚕的響聲。

響聲一起他的眉頭就是一皺暗罵道:“嗎的!都融合了居然在這個時候給我玩這個。這是要玩死老子嗎。”

罵歸罵此刻薑亦凡先將神識探入爐中,這一刻隻見丹爐之中一團黑色的丹氣正在不斷的衝擊著一片赤紅色的薄霧,薑亦凡一眼邊認出這團薄霧便是自己剛煉成的丹藥,現在已經生成丹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從丹氣內衝出一股黑色的丹氣正在不斷的衝擊著赤紅色的丹氣。

炎看著赤紅色的丹氣被黑色丹氣一下一下的衝散,這是內心無比交集的薑亦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就在此刻隻聽到丹爐內部發出了轟隆的一聲巨響,然後丹爐的蓋子被這股爆炸硬生生的彈飛了出去。

薑亦凡單手一招爐子的蓋子在空中飛了一圈之後便回到了薑亦凡是手中,而隨著爐蓋的飛起,爐中的那股黑色丹氣在吞噬完了赤紅丹氣之後猛的衝出了丹爐然後飛散在了空氣之中。

這時候的他隻感覺眼前一黑然後就被這股黑眼嗆的劇烈咳嗽了起來。

劇烈咳嗽的薑亦凡頂著黑煙一個就地十八滾便逃到了大門的地方,二話不說直接推開了大門,隨著大門被推開這股黑眼好似找到了出口一般一股腦的朝著大門外麵衝去,片刻的功法丹室內的空氣在此清新了起來。

但是這一刻薑亦凡的心裡卻不是那麼的清新,連續三次的失敗激發出了他內心深處的倔強。

冇有多話也冇去管剛被黑眼燻黑的臉,薑亦凡在此來到了丹爐進去先是閉目將之前的全船回憶了一番後便開始了心輪的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