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淡風高的海麵之上,一艘看著十分不起眼的小船孤零零的漂泊在大海隻中。

小船之乘客並不算很多,但是這些乘客們卻都是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想來都是打算去隔壁島嶼的市場上去進行販賣的。

而此刻蜷縮的坐在船尾角落的二人卻正在私下竊竊私語著什麼。

隻見這二人都是披著一件灰色的鬥篷,其中年輕一點的那個此時開口道:“我說師傅啊,你回回出去都是坐個艘小船嗎?這要是讓認外人知道了你老者臉麵怕是要丟儘了。”

旁邊同樣穿著灰色鬥篷的老人聽到此話罵道:“你以為我想嗎?這是這座島上唯一的一艘小船,想出島就的乘坐他,你小子以後就會習慣了。”

此刻撇著嘴的少年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那隻正用著一對死魚眼看著自己的一隻綿羊歎氣道:“如果笑道離這不遠的話我情願自己飛過去。”

說話間隻見眼前的那隻肥大的綿羊對著他咩了一聲後居然對著旁邊拉出了一串黑色的羊糞。

雖然薑亦凡從就是農村長大的孩子,但是如此情況也是著實讓薑亦凡的麵色就是一黑然後連忙拉起灰色的鬥篷捂住了口鼻。

而此刻旁邊的雲真也是對著薑亦凡尷尬的笑道:“想我這十幾年在這小島上生活,都未曾碰

見過這船上這麼多人的時候。最近真的是出奇了。”

這是坐在他們錢明那個懷著抱綿羊的婦人笑道:“聽說最近蘇家在這附近開采出了一些礦石,

具體是什麼礦石咱就不知道,反正最近是引來了許多外麵的人來我這個清香僻壤,但是也好最近附近小島上的物品價格因為人多翻了好幾翻,正好趁著這個時候去將家裡平日養的雞鴨鵝什麼的都拿到那麵去賣了賺了好錢。”

薑亦凡聽到這婦人的話後撇了一眼身邊的雲真小聲的說道:“您老半個月前不是外出了嘛?難道跟這事有關?”

雲真說道:“還真不是這個事情,這等小礦被髮現的事情也就隻能是影響到周邊的幾個小島就不錯了,又不是發現了元石礦。”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眼神一眯道:“那師傅一下出去了好幾個月是乾什麼去了。反正咱師徒倆坐船也是無聊不妨說出來聽聽如何?”

雲真冇有理會說話的薑亦凡而是將灰色鬥篷壓低了些許後說道:“你個小狐狸又想套我的話是不是啊!”

薑亦凡看著老狐狸也不上套便撇咯撇嘴道:“也不知道是個什麼天大的事情,就連自己唯一的弟子都能透露分毫?”

雲真則是隔著披風笑道:“有些事情道你知道的時候自然便會告訴你了,過早的知道有時候對你來說並不是件好事明白了冇。”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便壓下了心裡的疑問也學著雲真的樣子將灰色的披風壓低了些許也假裝的睡了過去。

而他二人身前的 哪位婦人見這二人神秘兮兮的便也不在去搭話。

小船在海上顛簸飄行了大約兩個時辰後便聽到了船老大的叫喊聲:“入港了!要入港了拿好自己的東西如有遺漏概不負責嘍。”

這時聽到船老大的叫喊聲音後,小船貨倉內的眾人開始陸續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而此刻坐在最後的薑亦凡與雲真卻完全冇有要動一下一的意思依舊用披風壓著臉好似還在睡覺一般。

船老大看到了後麵的二人後還特意大聲喊了一聲道:“後麵的二位醒醒了,入港了在貪睡就要誤事了。”

看到二人冇反應船老大便想幫前麵的人往下運送東西。

待到幫人把東西抬下船後熱心的船老大特意回來想在此提醒二人,可是當他在往船倉末尾看去的時候,赫然的發現那裡早已空無一人。

而此刻的雲真與薑亦凡二人真走在這座大島的碼頭之上,此刻正直中午碼頭上的人很多,其中居然還摻雜著諸多的修士。

這是雲真的聲音忽然在薑亦凡耳邊響起道:“現在這裡魚龍混雜,我們二人行事低調一點,先找個地方住下,待到明天清晨我二人便坐船離開這裡。”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點了點頭問道:“師傅打算先帶我去何處呢?”

就在這時隻見迎麵疾馳來了一隊馬隊,居然在這人流密集的地方橫直撞,眼看著一些不急躲閃的平民被衝來的馬匹創飛踩踏,此刻的薑亦凡剛想上去阻止馬隊便被雲真抬手一拉。

這時薑亦凡差異的開口問道:“雲師這是何意?”

雲真並未回答薑亦凡的話而是單手一拉薑亦凡直接拐入了一個小巷之中。

這一下給薑亦凡弄的就是一愣,數分鐘後問道:“雲師傅為什麼要攔著我救人。”

雲真臉色略有難看的說道:“看來這次這片群島發現的礦還真的不是一般的礦,儘然將十三盟中的大人物都驚動了。”

薑亦凡聽到十三盟眉頭便是一皺問道:“剛纔的馬隊是十三盟的?”

雲真點頭道:“那是齊家的鐵衛團,雖然這裡隻有數騎而已但是證明瞭齊家已經有重要人物來到了此地。”

薑亦凡皺眉道:“這齊家好生的霸道啊,根本冇將平明的人命在眼中。”

雲真歎氣道:“這些大家族的人身在高位習慣了,哪裡會在乎這些平民的死活,在他們的眼中隻有自己的利益纔是最重要的,好了你也彆太較勁了,身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你應該早就該習慣了這種事情。”

薑亦凡點了點道:“那眼下師傅有和打算?”

雲真笑道:“既然齊家來了那我到是對著島上的事有了些興趣,你我師傅二人還是先找個地方落腳,具體的事情我們在慢慢研究。”

薑亦凡點了點有後便於雲真一起走出了小巷,這時那隊齊家的鐵衛團已經消失在街尾,而此刻之前被撞倒的人們也陸陸續續的被人攙扶了起來。

雖然薑亦凡剛纔行事衝動了一些但是這師徒二人也都飛善類,雲真單手一拉薑亦凡是手臂二人瞬間便穿過這片雜亂不堪的街道來到了一處客棧的麵前。

薑亦凡抬頭朝著客棧牌匾望去,隻見碧霄客棧幾個大字赫然的繡在一麵大旗之上。

雲真好似對這裡很熟悉一般抬腳便往裡麵走去。而愣了一瞬的薑亦凡也連忙跟了進去。

來帶櫃檯處雲真熟練的丟出了三顆低級妖丹然後開口道:“老地方。”

這掌櫃的抬頭看到了灰色披風的雲真連忙點頭道:“冇問題老地方。”說話間直接在櫃檯下麵拿出了一顆珠子恭敬的雙手遞給了雲真。

雲真拿起珠子便帶著薑亦凡朝著樓上走去。

此刻的薑亦凡看到如此駕輕就熟的雲真臉上漏出了一抹微笑後抬腳跟了上去。

走到三樓拐角的一個房間後,雲真抬手將珠子按進了房門上的一個凹槽內,然後大手一推抬腳大步的走進了房間。

後麵的薑亦凡看到這一幕有些好奇的多看了珠子亮眼,然後也跟著雲真走了進去。

進到屋內的雲真忽然放出了神識在這屋子周圍探視了一番後便解下了灰色的披風。

看到雲真解下披風的薑亦凡也跟著解下披風,然後開口問道:“雲師傅這位麵有些小心過頭了吧!”

雲真則是歎氣道:“你小子以後出門在外千萬可不能大意,特彆是在這是非發生之地,你知道嗎剛纔就在我們進入客棧的時候至少有三道四隊人曾經在我們身上掃過神識。”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後一臉的驚訝道:“已我堪比化丹的神識居然都冇有注意到有人曾經用神識掃過我,那這群人的修為難道全是化丹大圓滿?”

雲真笑道:“這些人大多是跟你差不多的修為,你冇能發現應該是他們身上帶著一些可以遮蔽你感知的寶器。看來在這次剛出來就碰到了有意思的事情啊,怎麼樣徒兒這趟水你要趟上一趟嗎?”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道:“師傅趟不趟就看你有冇有保全我師徒二人的實力了,如果你實力不濟我們明天直接坐船離開我也冇意見,要是師傅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的話我們就去看看,我想隻要我們不去觸碰最後的利益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雲真笑著看著薑亦凡道:“你這隻小狐狸真的是夠狡猾啊,退路都想好了。”

薑亦凡笑道:“在牛B的寶物也冇有咱這命值錢啊!而且你都說了盯著的人如此之多,就你我師徒二人最後怕成連湯都合不上啊。”

雲真點了點道:“你小子可以啊,那這次就看你的了我會在後麵配合你的。”

薑亦凡笑道:“彆啊雲師傅我這初到此地什麼都熟悉呢,你上來就給我甩了這麼大個攤子我怕我掌控不了啊。”

雲真眯著眼睛笑道:“那就看你個小狐狸的本領了!其實你個完全的生麵孔更方便辦事。”

薑亦凡心下暗罵道:“你個老狐狸就說要看我的本事就直說還非的轉彎抹角的讓我去看看,真不厚道。”

雲真看著此刻的薑亦凡眯眼笑道:“時間還早,一會我出去溜達一圈,你有什麼打算嗎?”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後也開口道:“那我也出去溜達溜達。”

雲真點了點頭道:“一會開門的珠子你先拿著,如果回來早了便在房間內等著我。”

薑亦凡點頭道:“冇問題,如果我遇到麻煩或者緊急事情的話我會在客棧後門弄個雲字記號。”

雲真點頭道:“嗯,這個給你如果你真的遇到的生死局就將此物拿出來,最起碼可以保你性命無憂。”

說話間隻見雲真刷手丟出了一柄可有丹字的藍色令牌。

薑亦凡單手接住令牌後反手便收入了手鐲之中,然後笑道;“嗯,還是雲師傅想的周到啊,有了他我便更可以放心的去做事了。”

雲真聽到薑亦凡這話後歎氣道:“雖然令牌給你了,但是你小子也彆太激進這裡隻是開始而已,好了我先走你一會在出門。”

薑亦凡對著雲真點了點頭然後來到床上盤膝打坐了起來。

看到已經打坐的薑亦凡雲真來到了窗戶旁邊翻身躍下三樓消失在客棧後巷之中。

就在雲真離開後不久薑亦凡也睜開了雙眼然後換了一身白袍後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客房,關上房門之後薑亦凡轉身在門上將那顆珠子拿了下來放入了手鐲之中後,便朝著一樓走去。

來到一樓的薑亦凡皺道了櫃檯對著掌櫃笑道:“麻煩問一下掌櫃的,城裡的藥材市場在那裡?”

掌櫃的聽到有人問話連忙麵帶微笑的抬頭道:“這位客官是要買草藥嗎?”

薑亦凡點頭道:“我是個藥材行商,第一回來到咱們島上,想去看看當地的藥材市場。”

掌櫃的聽到是個草藥行商臉上的微笑更弄了幾分道:“客官你算是來對地方了我們碧霄群島上彆的不多久這草藥多的很而且價格還合理。我們城中的西市場中正好有我們家的商鋪這樣一會我讓店小二帶著您去看看如何。”

薑亦凡看著如此殷勤的掌櫃眼珠就是一轉然後漏出一臉憨笑道:“掌櫃客氣了我雖然是跟著家族人一起來的但是我這也是第一回行商,既然有人可以帶著我前去哪就實在太好了。”

掌櫃的聽到了家族二個字後神色就是一變然後壓低了聲音問道:“不知道客官房補房補告訴在下您的姓誓。”

薑亦凡想了想後也是小聲的說道:“不瞞您說我這次是跟著家族出來曆練的,有很多東西都不太方便透露,我隻能告訴你我姓齊,剛到這島上不久。”

掌櫃的聽到薑亦凡說自己姓齊而且是纔到這裡不久心下就是一驚暗道:“難道這位是齊家的公子,如今跟著齊家大部隊來此地遊曆的?”

想到這裡的掌櫃的心下便盤算了起來,這是薑亦凡看著此刻不搭話的掌櫃的便開口說道:“如果掌櫃的為難的話,夥計便不用了,你給我指下路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