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霄群島郭家礦場中的葬龍之地內,薑亦凡與雲真靜靜的在第十個洞穴中等待著鐘鳴。

終於第六次鐘鳴響起,此刻盤坐在地上的二人都冇有絲毫的猶豫瞬間站起了身子。

起身的薑亦凡直接躍身朝著前麵刻滿了符號的地麵上跳了上去,雲真也不遲疑緊跟著他的身後也跳了上去。

就在薑亦凡的腳碰觸打地麵的瞬間正好有一塊標記著一的地磚移動道了他的腳下,單腳借力後他的身子在空中就是一躍朝著右麵躍起。

就在薑亦凡離開一號地磚的瞬間其身後的雲真也踏上了這塊馬上便要沉入地下的一號地磚。借力躍起後的瞬間地磚便沉入了地下。

此刻二聲鐘鳴響起。

這時候朝著右麵躍起的薑亦凡此刻正朝著一處空地落去,也同樣躍在空中的雲真看到這一幕眉頭就是一皺,可是下一秒隻見那塊空地之上便升起了一塊刻著二的地磚。

在地磚剛一露頭薑亦凡的腳尖便已經落在了上麵然後身子朝前在此躍起。

雲真看著躍出來老遠的薑亦凡,便將自己的身子驟然往下一沉,在二號台階生到最高處的時候腳尖一踏然後繼續跟著薑亦凡往前躍去。

就這樣第三聲,第四聲,第五聲鐘鳴過後,此刻的二人已經繞道了大鐘的後麵。

原來這地上的符文是圍繞著大鐘一圈的,現在二人所在的位置能夠清晰的看到大鐘的背後有一處小平台,而平台上麵是一處黝黑的洞穴。

就在二人抬頭的時候第六聲鐘鳴響起,此刻整個人滑翔在空中的薑亦凡正在認真的看著下麵的不斷起落的方磚。

這一刻薑亦凡的臉色忽然一白,因為按照之前的規律響起第六聲後應該出現新的地磚,而此刻他的身下確實是一片漆黑,所有的地磚居然全部都陷入了地下讓他根本冇有落腳之地。

眼看著身子漸漸的落向了黑暗之中,危機時刻薑亦凡猛然朝著大鐘後背看去,隻見大鐘背後的低矮洞頂上居然有三根粗大的鐘乳狀倒垂了下來。

看到這鐘乳石的薑亦凡也來不及多項,抬手甩出了一條翠綠色的滕鞭,朝著離自己不遠的鐘乳石甩去。

隻見一道綠光閃過,這根滕鞭在薑亦凡元氣的控製下穩穩的繞在了鐘乳石上,然後借力往上一提,這一刻他的身子在此躍向了空中。

隨著這一突發的變故薑亦凡身後的雲真此刻也發現了不對,但是事情已經發生,雲真就要提一口氣飛向出口,可是就在他剛運起元氣的瞬間,隻見漆黑的地麵之上馬上泛起了赤紅色的光華。

光華一起雲真便知道在這處機關內是禁止運用元氣飛行的,但是看著慢慢掉下去的身子此刻雲真眉頭就是一皺,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綠光閃過一條綠滕鞭從上麵射出直接纏繞上了雲真的手臂。

忽然有了借力點的他自己定是前麵的薑亦凡所謂,故而他一拉滕鞭整個身子朝著上麵躍去。

剛一躍起他便看到了扒在石柱上的薑亦凡中往回拉著滕鞭。

雲真也不矯情直接腳尖一踏薑亦凡的肩膀身子一個魚躍便朝著出口飛去。

此刻看到趴在鐘乳石上的薑亦凡看到雲真已經過去,直接也不在耽擱收起了滕鞭之後也是一個躍身飛了過去。

師徒二人腳前腳後的落到了對麵高處的平台之後上,雲真笑道:“你小子可以啊,在那般關頭還能臨危不懼找出一條出路。”

薑亦凡笑道:“冇辦啊這都是逼的,當時我看到腳下的所有的地磚都消失後我,便明白,我錯了,我應該是等到九下鐘鳴在過的而不是六下。因為是一個圈我們看不到背後的地板,這處機關是他響幾下便出多少塊地磚,然而六是正對麵是機關的初數,故而這六號地磚被卷道了下麵。今天幸好有上麵的鐘乳石,不然咱師徒倆怕是要留在這裡了。”

雲真笑道:“不能就是真的冇有了我這裡還有保命的東西,雖然用一次少一次但是也不在關鍵時候保住咱倆一命。”

聽到了雲真這話的薑亦凡笑道;“師傅你太能藏東西了,有這好玩意你提前跟我說。”

雲真踢了薑亦凡一腳後罵道;“早點跟你說了你還能好好的去解密嗎嘛~!這後麵不知道還能出現什麼事情,你也彆太指望這玩意明白嗎?”

薑亦凡點頭道:“放心師傅萬事靠自己我是我信條,除非道了最壞的時候不然我不會想著這玩意的。”

雲真聽了薑亦凡的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後說道:“走吧看看通過了這個測試會給我們一些什麼東西。”

說話間雲真已經率先走入了平台後麵的通道。而薑亦凡在此朝著身後的大鐘看了一眼後也跟了進去。

這條密道不算長隻有十幾米,二人很快便走到了儘頭的一間小石室內。

隻見這石室內隻有一張石頭雕刻成的桌子,而這桌子跟平常的桌子還不太一樣,這上麵雕刻了兩隻栩栩如生的龍頭。一個龍頭朝著東麵一個龍頭朝西,而這龍嘴裡分彆叼著兩件東西。

此刻已經圍著雙龍桌子繞了兩圈的薑亦凡終於停在了東麵龍頭前麵。

這個龍嘴裡叼著一對類似於鈴鐺的東西看著十分的可愛。

雲真看著薑亦凡笑道:“這一關是你過的這東西你拿了吧,我這麵龍嘴裡叼著的是一把鑰匙,這鑰匙估計後麵應該可以用到,我便收了。”

說話間隻見雲真已經抬手去下了龍嘴裡的鑰匙,隨著鑰匙被取走西麵的那頭龍忽然緩緩的沉入了地下。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也連忙拿下了那對鈴鐺。

隨著鈴鐺離開了龍嘴東麵的這頭龍也慢慢的沉入了地下。

隨著兩條龍鬥沉入地下之後 ,密室的北方的牆壁忽然升起,一條往下的密道赫然出現在了二人麵前。

出口的出現薑亦凡與雲真對視了一眼,然後薑亦凡開口道:“這個處出口跟地圖上的描述有些不同啊。”

雲真也的點頭道:“也許是因為選擇的洞口的問題吧,我們還是先走走看吧。”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地圖在此仔細的看了一番後開口道:“他在這裡標註的是隻有十一人出現了接下來的平台之上,也就是證明在這裡他們折損掉四個人,如果按照現在來看這四個人也許並冇有死,而是在另外的出口出去了,因為他們十五人隻是探查了五個洞口,還有七處冇探查。”

雲真聽了薑亦凡的話後點頭道:“你分析的是有可能的,就是不知道我們走的是那條路。”

薑亦凡笑了笑道:“走那一天都是一樣,隻要自己小心一些便是了。”

雲真看著心態不錯的薑亦凡後也是笑道:“是福是禍隻能走著看了。”說話間隻見雲真率先朝著往下延伸的樓梯走去。

而後薑亦凡在此回頭看了一眼這間石室後也大步的走了下去。

就在這師徒二人走下台階不久後,原本沉入地下的兩尊龍頭石桌子居然緩緩的升了起來,隨著龍頭的升起北麵牆壁的那道石門也慢慢閉合在了一起。

而此刻薑亦凡與雲真也已經走出了通往地下的環形長廊,出了長廊之後迎入師徒二人眼中的是一座地下城市,此刻二人正站立在城市的一處岩壁內的高塔內。

站在塔上整個城市可以儘收眼底,看到了眼前一幕的薑亦凡回頭看向了雲真苦笑道:“看來我們師徒二人這命是苦了點,我們走了跟彆人不一樣的道路。”

雲真也是眉頭一皺然後朝下望去開口道:“這裡看著麵積不算太大,我們是分頭探尋一番還是一同探尋?”

薑亦凡想了想後說道:“還是一起探尋吧,如果遇到什麼時候還可以互助一下,有什麼緊急情況也方便一點,反正這裡看著也不大,而是看樣子我們是第一個走到這裡的。”

雲真點頭道:“確實是如此啊,幸虧我們倆出來另外一條路,不然還的地方那些冇有拿到寶物的人的惦記更是心煩。”

二人既然已經敲定了計劃,也就不在有絲毫的遲疑,隻見薑亦凡率先躍下了高塔,雲真隨後也躍了下去。

小塔雖高但是對於這二人來說也是如同平地一般,雲真率先辨彆了一下位置道我們現在是在這城市的正北放,下麵我便先探查一下一到六點方向。

說著雲真帶著薑亦凡往東麵的一處大陸走去。

這小城基本全是由整塊巨石堆砌而成,有的最大的石頭薑亦凡看著都感覺到震撼。

這一路下來二人連一個活物都冇看到,看到是隻是兩麵各種各樣的石頭。

這半圈下來兩人的臉上均漏出了失望的神色,走到六點位置的時候,雲真忽然感覺到了一絲殺氣,然後猛的回頭尋找了一番。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問道;“怎麼了師傅?發現了什麼嗎?”

雲真要了搖頭說道:“剛纔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覺到我們背後傳來了一絲殺氣,雖然很是微弱但是我應該不會感覺錯。”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也連忙放出了神識,然後開口道:“以師傅的陰神神識應該是不會感覺錯吧。”

說話間雲真已經跟著感覺走向了六到十二的方向。

此刻冇走出去多遠的雲真忽然對著薑亦凡擺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然後對著薑亦凡招了招手後並示意他了個噤聲的手勢。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朝著雲真那麵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然後看到此刻的雲真正蹲在一處矮牆後嗎看著什麼。

雲真在此回頭看到了此刻薑亦凡也已經走了過來便往旁邊讓了一讓然後薑亦凡也小心的探頭看去。

這一眼看去薑亦凡差點冇吐出一口老血,隻見矮牆後麵是一處大水潭,此刻水潭之中正有十幾個美麗的女子在裡麵沐浴。

薑亦凡看到後連忙收會了頭然後看向了雲真罵道:“我草,師傅啊冇看出來啊你這外表一本正氣的,居然還有這個愛好,有機會回到烏師孃那的話我一定要給你好好的告上你一狀。”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這番話後上去就給了他一個暴力然後小聲的道:“你個王八犢子都想什麼玩意呢?在這葬龍之地內忽然看到十幾個美女洗澡你感覺正常嗎?”

說到這裡薑亦凡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再次探出去看了一眼,這十個女子膚白貌美,此刻還在不停的嬉戲打鬨著,而且此刻的薑亦凡更的有一瞬的錯覺,那十幾個女子中有一二兩人還對他拋出過眉眼。

迅速收回頭的薑亦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吐出,雲真看著這樣的薑亦凡暗歎道:“你小子以後這色字不除掉以後定會在這上麵摔上一跤。”

薑亦凡笑道:“我磕還年輕著呢,而且還冇還冇範過你們年輕時候犯的錯誤,所以這就是我的青春,不像你們到老了才能正視自己的為青春。”

雲真看看聊著聊便跑偏的這小子抬手就又是一暴力,這下可給薑亦凡真的打疼了,但是冇辦法誰再讓這是自己的師傅呢。

雲真打完了開口道:“你個臭小子在用明晰術看看這些女子。”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夠連忙起身朝著女子看去,吃不過此刻講義用上許久未用郭的清晰之術。

這一眼看去險些給薑亦凡嚇出聲來,之前的水池美女在清晰術之下變的蕩然無存,換來的確實一處泥瓦之中十幾張上身是人形下神是蜘蛛的怪物在泥潭裡挖著腐爛的泥土在啃食著。

看清了真相的薑亦凡連忙收回頭朝著元真看去,這一刻元真滿意點了點頭笑道:“怎麼樣你小子對著十幾隻蜘蛛還感興趣嗎?”

薑亦凡馬上將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然後小聲的說道:“師傅這群東西是什麼玩意?”

雲真皺眉道:“說實話活了這麼多年我也是第一回看到這種詭異的東西。”

這是薑亦凡的腦中老龍玉冥嘿嘿笑道:“你這師傅二人啊都是孤陋寡聞之輩啊,這東西叫陰娘子,也叫陰祝是一種很邪乎的東西,它們大多是生長在或者被寄養在一些大能的墓地內,而且它們善於幻化,並且大多都是幻化成漂流女子,故而之前還有人叫它們墓寡婦。據說這東西完全成長起來的話勢力堪比聖人。”

薑亦凡聽到了玉冥的話後臉色就是一沉對著雲真開口道:“這東西我好想在之前的一本古書上看到過,這東西叫陰祝,是一種在古墓中生長的東西,甚是難纏。”

雲真側麵看來一眼薑亦凡然後問道:“你小子看書涉獵的挺廣泛啊,大墓地的書也看。”

薑亦凡略顯尷尬的低頭不好意思的笑道:“就是平時喜歡看有著雜書而已,不足掛齒。”

雲真在此抬頭看了一眼後說道:“這十幾隻雖然隻是化丹修為,但是為了以防外一我們哈是繞過去吧。”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也是點頭道:“我看可以,那一會我們便先退回六點位置,然後從中間的石路繞過這裡。”

雲真也對著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這師徒二人開始慢慢朝著剛纔的六點鐘方向退了回去。

一碗茶的功法二人終於安全的退了出來,薑亦凡抬頭朝著石頭城的中心望去,忽然一道黑影從中心沖天而起。

這一幕給師傅二人嚇了一跳,然後雲真迅速拉著薑亦凡躲到了一處巨石下麵隱蔽了起來。

隻見一道遮天的黑影從其二人身上略過,這一刻師徒二人同時屏住了呼吸,生怕一呼吸便被這畜生察覺到了蹤跡。

一炷香後二人終於可以將內息轉成外吸,雲真打趣的問道:“這東西是什麼你小子還知道嗎?”

薑亦凡朝著雲真苦笑了一下後開口道:“我說師傅啊,我最起碼也的能看清它的樣子才能知道他是什麼吧!這一個巨大的虛影你就問我是什麼,你這有點過分了。”

此話本來就是雲真給薑亦凡開的一個玩笑,看到這些急了的他連忙說道:“那東西是從石城正中出來的,你們我們救先去探探這石城中心吧。”

薑亦凡小心的探頭看了一眼天上,看到那龐然大物已經不見了,便爬出了巨石頭然後對著雲真點頭道:“師傅說的冇錯,也許出口便是在這石城中心。趁著現在怪鳥外出我們倆正好去探探。”

雲真看到情緒高漲的薑亦凡也不墨跡,一個彎腰鑽出了巨大的石頭後,便跟在其身後朝著石城中心走去。

有了明確的目標後師徒二人的移動速度明顯快上了不少,一碗茶的功夫二人已經來到了整個石城的中心廣場。

二人小心的躲在一處矮牆的後麵,薑亦凡小心的抬頭掃視了一圈這個廣場,之前在高台之上雖然能看到這裡有這樣一個廣場,但是因為太遠他二人看的不是很清楚。

而此刻已經到了近前這處廣場的全麵便被二人儘收眼底。

這個廣場的風格不同於其他這裡其他的建築,整個巨石村內隻有這裡一反常態的是用一些規整的小石塊堆砌而成,而且如果你仔細觀察一番的話這些石塊是又圖案的,雖然圖案與顏色十分的具象但是跟外麵那些雜亂擺放的巨石比起來,這裡才更像是智慧生物鑄造而成。

此刻已經環視了圓形廣場一圈的師徒二人,在確定冇有危險了便從圓形廣場外圍的巨石群中走了出來。

當二人腳踏上這片鋪滿碎石的廣場之後,一股奇妙的波動忽然在廣場中心位置擺放的一座巨大的石頭上發散了開來。

這股奇妙的波動不是威壓,不是神識,甚至不是元氣。

此刻的薑亦凡下意識的抬眼看向了雲真,可是此刻的雲真好像根本冇有什麼反應一般,已經大步的走到了廣場的祭台邊上。

薑亦凡詫異的開口問道:“師傅你剛纔感覺到什麼了嘛?”

雲真狐疑的問道:“隻是感覺道一陣涼風掛過而已,怎麼樣你又什麼特殊的感覺嘛?”

這時候的薑亦凡自己都不敢確定這剛纔的那種怪異的感覺是什麼,但是他知道那種感覺是真實純在的。

全身奇妙感覺消失的薑亦凡,看到已經站在祭台上的雲真便也邁著大步走了上去。

這方形的祭台並不高,但是他的方形麵積可不小,交易反大體上用腳量了一下,然後感慨這不住一米高的祭台居然偶一百多米。

薑亦凡在這祭台外圍走了兩圈後便也朝著這祭台中央的一塊立在祭台上麵的那塊毅力在此的那塊巨大的圓形石頭。

就在其走到近前之後,一股莫名的召喚之力在其腦海中響起,隨後一個甜美的女孩的聲音在其腦海中迴盪著。“請您在靠近我一些!在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