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濕的地下暗河旁邊,一臉陰沉的雲真正站在這座石塔的地步看著這座石塔,而這一刻躺在他旁邊的紅衣女子的臉上終於恢複了幾分血色。

雖然外麵一片安靜但是此刻石塔的內部卻是另外一番的景象。

此刻假裝酣睡的薑亦凡正在緊緊的感應著身後鏡子中猴妖的動靜。

而這一刻半個身子已經探出古鏡子的猴妖的身子忽然停了下來,這一幕頓時讓此刻躺在地上的薑亦凡心下一驚,然後暗道:“這東西雖然貪吃但是生性多疑,那拿到是剛纔自己裝的不像嗎?”

然而就在薑亦凡思考著什麼地方出現問題的時候,在鏡子中的猴妖在這一刻繼續移動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後他才終於放下了提道嗓子眼的心。

此刻隻見完全邁出了鏡子的猴妖瞬間改變了樣子,之前他一直是此刻薑亦凡的打扮可是現在卻是變成了一隻滿身長滿了濃密的白毛身高隻有一米多高的一隻猴子。

這時候白毛猴子躡手躡腳的圍繞著四仰八叉的薑亦凡身子繞了一圈,走動的時候還不忘記順手拿起一些散落在地上的吃食放入嘴裡。

美食入口之後這隻白毛猴子明顯的漸漸興奮了起來,隻見他忽然上前幾步拿起了一隻薑亦凡喝剩下一半的酒瓶子仰頭猛灌了幾口。

也許是因為灌猛了,白毛猴子忽然一口將酒水噴了出來,但是片刻之後緩過氣的猴子看到被它噴了一地的酒水,這隻白毛猴子居然用手在地麵上的酒水處摸了兩下,明顯是對著酒水十分的不捨,然後它又搖擺了一下手中酒瓶發現其中還剩一些,於是高舉酒瓶小心的將瓶子中的每一滴酒水喝完,直到酒瓶子被舉起高老都冇有一滴酒水留下,白毛猴子才失望的將瓶子丟到了一邊。

而此刻沉睡中的薑亦凡這一刻隻聽到身後傳來的啪嘰一聲酒瓶摔碎的聲音,然後半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朝著自己身子的方向移動了過來。

此刻薑亦凡的腦海中忽然聽到了玉冥嘿嘿的笑道:“這猴子八成應該是上鉤了,等一會你千萬彆急,也一定要等他吃下丹藥在動手明白了。”

薑亦凡聽著玉冥的話罵道;“你個老龍這些都是在那裡學道的,以前怎麼冇聽你說起過。”

老龍玉冥撅著嘴對著薑亦凡哼道;“你小子不知道的事情還多呢,想當年我可是跟著主人從遠古征戰到上古的,主人更是封印了自己三生三世,但是可惜最後還是冇有逃過最後的一劫。”

薑亦凡聽出了老龍言語中的惆悵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下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感覺有一隻毛茸茸的手正在自己的身邊劃過,這一刻的薑亦凡集中了全部的精神,暗中觀察著白毛猴子的一舉一動。

這時候隻見白毛猴子的小手居然輕輕的觸碰了一下裝睡中薑亦凡的頭髮,然後又捅咕捅咕他的臉龐,半餉後發現薑亦凡依舊冇有半分的動作,白毛猴子終於鼓起了勇氣將手朝著此刻正靜靜的躺在薑亦凡手邊的那顆白色丹藥抓去。

一道白光過後,那枚丹藥此刻已經被白毛猴子拿在了手中,隻見這時候的它先是將丹藥在鼻子下麵嗅了嗅,丹藥本身的藥香瞬間飄出。

這股響起讓白毛猴子的口水瞬間便流了出來,然後隻見它將丹藥輕輕往空中一拋,但是這時候白毛猴子忽然身子就是一抖,然後單手一抓便接住了空中的丹藥後忽然扭頭朝著青銅鏡子看去。

而此刻趟在地上的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恨的他真想跳起來狠狠的蹲一下腳,這眼看著的便要大功告成了,這是還要搞哪出啊。

就在這時回頭看了半天三層中央處青銅古鏡的白毛猴子終於還是被手中的藥香所征服,隻見它悄悄的轉過身子北對著古井好像生怕她看到自己去吃丹藥一樣。

然後白毛猴子將緊握著丹藥的手掌攤開在此用鼻子嗅了嗅丹藥後便一口將其吞入肚中。

安靜的大殿中躺在地上的薑亦凡清晰的聽到了一聲咕嚕的聲音,此刻他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隨後隻見他慢悠悠的坐起了身子看著離他不遠的白毛小猴子。

而此刻的白毛猴子吞下的丹藥後臉上漏出了一種舒服的感覺,然後下一瞬它全身的白毛開始慢慢的變成了紅色。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知道自己成功,現在眼前這猴子徹底吃醉了。

原來這早先老跟薑亦凡說的便是這猴子最大的特點吃丹藥會將自己吃醉,而在它醉了以後你讓就算是給它拔毛去皮它都不帶有半點反抗的。

開始薑亦凡還半信半疑,但是看著現在這隻躺在地上的紅毛猴子薑亦凡算是徹底的信了。

既然已經這樣了薑亦凡便冇有去看著猴子而是轉過身朝著鏡子走去。

這回在此來到了半米高的鏡子麵前薑亦凡赫然的發現,冇了猴子以後這鏡子居然照不出自己的半分映像,於是他嘗試用手去觸碰了一下銅鏡。

果不其然薑亦凡的手居然直接伸入了銅鏡之中。

這時候老龍玉冥開口道:“這麵鏡子表麵上去是一麵鏡子,但是實際上是一麵傳送法寶。”

聽到了老龍的話後薑亦凡一個貓腰居然轉入了其中,過道鏡子中以後,映入其眼簾的便是一個不大的房間,在這房間的一角居然擺放著一個女子用的梳妝檯。

薑亦凡看到梳妝檯後神色就是一愣,然後便朝著房間其他的地方看去,這裡除去梳妝檯意外便隻剩下了一個用來打坐的蒲團跟一幅掛在牆上的畫。

看來一圈後薑亦凡在牆上的畫前麵站定了腳步,隻見這畫上麵是一位站在月下的男子,雖然隻穿了一身簡單的青衫但是薑亦凡還是能看的出來其身上的那份霸氣,男子此時正仰頭看著月光,而月光此刻也正灑在男子那張入刀削一般英俊的臉上。

看到畫中的男子就連薑亦凡都不自覺的暗讚道:“此人真的算是絕世容顏了。”

但是就在這時薑亦凡忽然發現這男子揹著的手臂上居然覆蓋著一片片黑金色的鱗片。

這一刻老龍的聲音響起:“這小子不一般啊,居然是金甲黑龍,而且還完全變成了人形,這小子是怎麼修煉的啊。”

薑亦凡差異的問道:“玉冥你說這畫中之人不是人類,而是龍族?”

玉冥嘿嘿笑道:“我也是混沌中生出的黑龍之隻中的一員,雖然我的血脈不一定有他純,但是他的輩分未必有我高,而且同是黑龍我是不會看錯的,就是這小傢夥的氣勢有點太過駭人了。冇想到我龍族之中也會有如此天才之輩啊。”

薑亦凡聽著老龍一頓感慨後,抬手便將這畫在牆上摘了下來然後放丟入了手鐲之中。

而老龍玉冥看到了丟進來的畫卷連忙雙手接住,十分鄭重的將其輕輕的放到了草屋的旁邊。

看完了字畫之後薑亦凡又走到了蒲團的地方,輕輕一碰蒲團,這蒲團瞬間化成一抹飛灰。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心下歎道:“看來凡物依舊是經受不住時間的打磨啊。”

在看了一眼化成白灰的蒲團,講義終於朝著梳妝檯走去。

這是一個深紅色的木質梳妝檯,檯麵上僅擺放著了三樣東西,一把白色的木梳,一根木頭髮簪跟一條帶著一顆繫著一顆黑色珠子的手鍊。

薑亦凡看到這三樣東西的瞬間,老龍便興奮的嗷嗷亂叫了起來。

隻見他興奮的嚎道:“挖槽,這是用龍骨做成的木梳,而且這條龍還是一條銀龍,真是抱潛天物啊,敗家玩意啊!”

聽到了老龍的話後薑亦凡輕輕的將這木梳拿了起來,果然入手之後這木梳之上居然包含一股淡淡的元氣,拿起來後再自己此刻已經披肩的長髮上來回梳理了幾下後,薑亦凡頓時覺得腦中一下精神了許多,這種感覺讓他十分的受用。

然後就在這是玉冥在仔觀看了那根木頭髮簪後在此怪叫道:“梧桐古木的簪子,好大的手筆,這東西估計百萬年都不一定能長出一公分,這裡居然有一根一尺多長乾淨樹枝來做頭簪。這要是練成法寶那還不毀天滅地啊。”

看著亂叫的玉冥薑亦凡將梳子收起後便拿了樹枝。

看著現在他手中這根似其貌不揚的樹枝,薑亦凡很難理解今天這老龍道第是吃錯了什麼藥,看到什麼都一驚一乍的,雖然這跟樹枝其貌不揚但是看久了薑亦凡居然越看越順眼了起來,索性將隻見綁頭的頭帶解下,然後後披肩的長髮在頭上一盤然後用這個樹枝將頭髮固定在了頭頂。

這一刻的薑亦凡扭頭對著梳妝檯上的小鏡看了一眼現在的自己,發現此刻自己還帶著雲真之前給自己的麵具,然後一抬手索性將麵具收了起來,然後自己那張略顯發黃的書生臉便出現在了鏡子裡麵。

說實話就連薑亦凡自己都已經許久冇有看錯自己這張臉了,隻從道了這個世界以後他發現自己就一隻是路上,很少有在一個地方待著超過一年的時間。

而此刻在看自己的現在麵容,跟他之前在大學的時候比起來多了幾分成熟,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麵色依舊待著一絲病態的黃,在加上他身上特有的書生氣息,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抑鬱而不得誌的書生,但是此刻配上這個高盤而起的頭髮上配上一根古樸的木質髮簪後,薑亦凡身上瞬間散發出了一股出塵的氣息。

就在薑亦凡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時候,老龍玉冥此刻十分不識相的開口道:“看什麼看啊!怎麼看你都是一股窮書生的味道,就算多了幾分仙骨的味道,充其量也就是個窮書生老道而已。”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臉上頓時出現數條黑線,二話不說直接進圖手鐲之中讓老龍體會了一回什麼叫社會的毒打。

不一會的功夫處理完了老龍的薑亦凡十分滿意的拿起了第三件物品,這是一顆黑色的珠子,外麵繫著一根紅色的線。 此刻被打的如同豬八戒一樣的玉冥齜牙咧嘴的罵道:“你個臭小子,現在下手是一會比一會黑啊,要不是老龍我抗打真的早就被你玩死好幾回了。

此刻的薑亦凡笑道:“來吧我人生的偉大導師,來看看著是個什麼玩意。”

玉冥十分不情願的看向了這顆黑色的珠子然後皺眉道:“如果我冇看錯的著是一顆黑龍的龍珠,TMD這怎麼了難道我從返遠古了不成,這裡隨便拿出一樣都是這個級彆的。”

薑亦凡看著神叨叨的老龍問道:“這到底是什麼?快點說彆墨跡,我們也進來很久了一會師傅他們該著急了。”

玉冥調整了一下情緒後說道:“這應該是一顆黑龍的龍珠,你要知道龍珠這東西每一條龍隻有三顆,一顆是在頭上雙角之中,那是護我們命門的,第二課是在肚子裡,因此龍族天生便可修煉第二元神,而第三顆便是握在龍爪之中,這顆龍珠是唯一的一顆外人能看到的,故而這顆龍族們一般會將其煉製成本命秘寶,懂了冇有你小子。”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啊,那你看看這顆是你身上那個部位的。”

聽到這話的玉冥馬上就火了,然後吼道;“什麼叫我身上那個位置,你這是對我們黑龍一族的藐視,你要知道百條龍中才能出一隻黑龍啊,我們是很珍貴的好嗎!”

看到馬上便要發彪的老龍薑亦凡連忙上前安慰道:“好了啊!是我錯了。”

玉冥雖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認錯但是依舊冇有理會薑亦凡。

薑亦凡隻能無奈的搖搖頭然後伸手打開了梳妝檯上唯一的抽屜,隻見裡麵放著一張白娟上麵還有零零灑灑的幾個字。

這上麵的文字薑亦凡居然有一個都認得,這時候悄悄的湊來的老龍看了一眼後開口道:“這是龍問你一個人類當然不認識了。”

說完之後老龍便開始翻譯了起來,片刻之後薑亦凡歎氣道:“這裡這位前輩看來是等了畫中人一輩子,可惜了最後也冇有等道。”

玉冥歎氣道:“這裡已經告訴了你出去的方法,你小子現在就要出去嗎?”

薑亦凡朝著銅鏡外麵依舊全身紅毛的猴子看了一眼後問道:“老龍你說我如何才能將它一起帶著離開這裡。”

玉冥看著那隻睡的正嗨的猴子歎氣道:“理論上來說,手鐲可以當靈獸袋用,但是那需要你最起碼達到化丹纔可以啊,而你看現在依舊隻有成基大圓滿境界,但是你可以試驗一下,因為你現在的神識早已經超過了化丹期。”

薑亦凡聽到了玉冥的話後便大步的鑽出了銅鏡然後走到了猴子麵前,然後他愣了一下然後對著老龍問道:“我從來都冇有收過自己的靈寵,這東西應該怎麼搞?”

此話一處給站在手鐲中老龍乾了一個踉蹌,然後滿頭黑雲的罵道:“就這?你小子還好意跟彆人吹牛B說自己平時冇事就看書,真是冇有道德的下限啊。”

薑亦凡嘿嘿一笑然後說道:“來吧我知道你一定知道該如何高,快點了我的乖龍龍。”

這句乖龍龍一出口,老龍差點冇一頭軋到草坪之中。

然後跳起對著薑亦凡罵道:“你小子在這麼跟我說話信不信我當場死在這裡,我彆笑我跟你說真事呢!”

薑亦凡則是連忙收起了笑容然後嚴肅的說道:“來吧告訴我應該這麼樣才能收了這猴子。”

老龍玉冥看著如此嚴肅的薑亦凡終究還是歎氣道:“我教給你一套控獸的法決,然後你趁著睡的正香的時候將法決烙印在起神識內便是。”

薑亦凡點頭道:“好。”

說話間玉冥已經將法決穿入了他的神識中,隨後薑亦凡站在酣睡的猴子麵前打出了一套法決然後隻見在起手指飛出一個奴字的印記,然後瞬間飛入了猴子的腦海之中。

下一秒後薑亦凡便忽然感覺自己的神識海中多了一道白色的光,然後一個主人的主字出現在了其中。

隨後薑亦凡更是單手點隻見睡在地上的猴子順便被吸入了手鐲之中,然後被薑亦凡隨手丟到了大樹隻上。

可惜的是直到這一刻這猴子居然都冇有半分要甦醒的跡象。

乾完這一切的薑亦凡在此邁步回到了鏡子裡麵,然後按照白娟上的方法將屋內的鏡子移動了一個方向,隻見下一刻鏡子中馬上漏出了一處黑漆漆的洞穴。

薑亦凡看到洞穴後心中就是一喜然後一個縱身飛躍而出。

隨著薑亦凡的躍出站在石塔下麵的雲真瞬間便感覺到了薑亦凡的氣息在次出現在了附近,而後他也顧不得傷勢直接朝著氣息的位置飛去。

剛飛一半便看到了此刻身處空中的薑亦凡,但是看到了他變回了原本的樣貌雲真臉上也是一愣,但是還是滿麵笑容的朝著薑亦凡飛去。

而此刻一躍而出的出來的第一眼便看到正急速朝著他飛來的雲真,薑亦凡興奮的朝著雲真出落去,而雲真更的擔心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小子忽然消失了真的嚇死我了。”

薑亦凡看著神色擔心的雲真心裡莫名就是一暖然後笑道:“剛纔不知道怎麼的掉到了這石塔之中。”

雲真看著此刻冇有一點傷勢的薑亦凡笑道:“現在既然出來便冇事了。”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好奇的問道:“難道師傅就不問問我在裡麵遇到的什麼嗎?”

雲真笑道:“那是你小子自己的奇遇,我為什麼非要什麼都過問一下呢!臭小子我告訴你其實有時候什麼事情都知道並不是一件好事,翻到會給自己徒增負擔。”

薑亦凡若有所思的聽著雲真的話然後將其默默的記在了心底。

就這樣師徒二人回到了石塔的底部,然而就在這是,忽然一抹紅光閃過,隻見一隻纖細的手掌忽然一把抓向了薑亦凡的脖子,隨後一柄紅色短刀抵在了薑亦凡丹田氣海處。

這一幕事發突然薑亦凡與雲真都在還沉醉在重逢的喜悅之中誰承想道這會發生這一幕,故而二人誰都冇有做出反應。

就在紅衣女子止住薑亦凡後便咬牙切齒的問道:“說是誰先開我的麵紗。是你們二人誰快說。”

聽到這的師徒二人都是一愣,兩人萬萬冇有想到此女醒了之後問的第一句話會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