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城中此刻拿出了儲物袋的薑亦凡輕輕的將神識探入,發現喝袋子隻裝了他交給了宋遠航破解的盒子。

反手拿出了盒子,在手中仔細的觀看的了半天手中的神技盒子。

現在的這個盒子跟當初交給宋遠航的時候還是有點區彆的,之前盒子中間的複雜的蟠龍鎖此刻已經被剝離了中心。

這一刻的他抬起手指輕輕的觸碰在了盒子的蓋子之上,然而就在這時隻聽到哢的一聲輕響,就在薑亦凡手指觸碰盒子的瞬間,盒子的蓋子居然自己慢慢左右分開,這一幕看的薑亦凡就是一愣暗道:“冇想道神機術既然可以搞的如此精密,就是不知道跟中州大陸的傀儡術比起來那個更勝一籌呢?”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盒子的蓋子已經打開,這一刻將抬眼朝著盒隻中看去,隻見其中居然隻有一枚古銅色的老龜背夾。

看到這背甲後薑亦凡輕輕的將其中盒隻中拿了出來擋在手中,上下來回翻看了起來,這背甲之上刻畫了許多他不認識的文字,而且在背甲的中心位置還有一個旋渦的圖案。

拿在手裡把玩了半天的薑亦凡也冇能你看名字這是個什麼玩意,但是既然能放在如此珍貴的神技術的盒子之中那定是一件寶貝。

就在這時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道:“你小子在這拿個破王八殼乾啥呢!”

薑亦凡聽到了玉冥的聲音後笑道:“怎麼的你認識這東西?”

玉冥仔細端詳了半天後說道:“還彆說著東西我還真不認識,但是這麼一看這背甲還真不是王八的,怎麼上麵居然帶著一絲玄武大帝的氣息!”

薑亦凡聽到玄武大帝的名頭後眉頭就是一皺道:“這玄武大帝又是哪位啊!”

玉冥嘿嘿笑道;“這玄武大帝說起來可就厲害了,玄武雖然是震天四大聖之一,但是正在的那頭玄武老兒是冇有成大帝之姿的,但是在後世居然有一青年人憑藉得到的玄武傳承成就了大帝之位,故而那一世人們叫他玄武大帝。”

薑亦凡點頭道:“按照你這麼說那位大帝應該是我們人族嘍?”

玉冥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笑道:“想什麼呢人家妖族的大帝,你們人族怎麼可能憑藉妖族功法成帝想屁吃呢。”

聽到話的薑亦凡頓時被噎的無話可說,而這時候玉冥在此盤旋在這背甲旁邊仔細看了一番道:“這背甲上的文字居然是妖族文字,可惜了老子不會不然真想翻譯一下看看。”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連忙問道:“如果是妖族文字的話,這片海域的海妖會不會認識呢?”

玉冥要頭道:“在妖族之中文字的流傳基本都是靠血脈,一些低級的妖族根本就不可能覺醒血脈而一些高級的妖族即便他覺醒了血脈也未必會文字,故而妖族之中一直傳說妖族能流傳下來的文字都是上天的文字,每一個都蘊含著天地大道在其中。”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眼神就一眯然後隨即看向了此刻自己手中的背甲,這背甲上雖然有些裂痕但是其上的文字可是真的不少,來回翻來一番後薑亦凡笑道:“這上麵居然有不下二十個文字!這要是全都破解出來真的難以想象啊!”

這時候聽到這話的玉冥忽然鄙視的看向了薑亦凡道:“你是不是傻,我說的文字是指著背甲中心的那個旋渦,至於其他的地方的文字隻是普通的遠古文上麵隻是在歌頌玄武大帝!”

聽到老龍的這話後此刻的薑亦凡臉色就是一變道:“那你一開就說著背甲上的字你不認識的!”

老龍玉冥聳了聳肩膀道:“我確實不認識中間那個旋渦文字啊!而且我說的玄武大帝的氣息也是從其上發出來的。”

薑亦凡歎氣道:“你這死龍有時候說話就是這樣含糊不清,搞老子的心態。”

玉冥嘿嘿笑道:“真的可彆什麼屎盆子都往我腦袋上扣啊!明顯是你冇問明白,而且你發現冇有這背甲隻有上半塊卻少了下半塊。”

聽到老龍這麼一說薑亦凡此刻也終於發現還真是,這時候隻見他在背甲的邊緣用手輕輕的蕩過,然後說道:“從手感上來看著下半塊是被人掰斷的。在介麵處還能感覺出一些被大力掰斷的鋸齒。”

老龍聽到這話後縷了縷自己細長的鬍鬚後說道:“既然上麵帶著一絲大帝氣息那就證明著生前必定是大帝之物,你小子的給他留好千萬彆弄丟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小心翼翼的重新放回了神機箱子內然後輕輕一點蓋子,這一刻在此聽到了哢的一聲輕響,隻見分開兩側的蓋子居然慢慢合攏道了一起然後,但是此刻被宋遠航弄到兩側的金龍並未歸為。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基本明白了這神技盒子的鎖便是這兩條金龍,隻要他們不歸為那麼這神技術盒子便不會在被鎖起來。

反手將這盒子放入了手鐲之中後,薑亦凡在此拿出了之前在那霓虹女子身上收到的儲物袋,然後拿出了那封信托在手中看了半天後最後還是搖頭放棄丟了回去心下想到:“看來下回在碰到霓虹的此刻的抓個活的回來,先將這信上的內容知曉在說,如果其中有什麼驚天的秘密的話自己也好友防範。”

想到這裡的他便開始閉眼哎心裡計算起了這趟東海城之旅的詳細安排與計劃。

太陽西落東昇,東海城之中這處僻靜的小院之中的薑亦凡就這樣安靜的盤膝打坐了一夜,這是最近一段時間來他過的最安靜的一夜,不用擔心任何事情,不用想任何事情,心終終於達到了古井之意。

清晨的陽光灑滿了整片大地,此刻的薑亦凡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這時候隻聽到門外北嫣然輕聲的道:“你起來了嗎?”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起身開口道:“已經起來了!”說著馬上推門走了出去。

這時候隻見穿著一白色繡花長裙的北嫣然站在自己的門口笑道:“嗯昨天晚上睡的怎麼樣,有冇有偷偷跑出去尋歡作樂啊!”

薑亦凡看著北嫣然笑道:“在海上顛簸了好幾天了我還哪有力氣出去尋歡作樂啊!道是你怎麼冇多睡一會?”

北嫣然摸了摸下巴道:“今天一會我們還要去報名,不早些起來怕以後人多我們這一上午便報不上名字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隻能是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嗯現在就走?”

北嫣然上下打量一番薑亦凡後說道:“你就穿就這樣去?”

薑亦凡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後說道:“吧不然呢?我平時不也是這樣嗎?”

北嫣然歎氣道:“現在是在東海城你這身白衣顯得的太寒酸了,你就冇彆的什麼衣服了嗎?”

薑亦凡笑道:“我這在外麵跑習慣了,平時也就這一身白袍冇有其他衣服。”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歎氣道:“算了我先帶你去城裡置辦一身行頭,最起碼看起來像是一個大型家族弟子。”

薑亦凡笑道:“一定要這麼虛榮嗎?”

北嫣然小眼睛一撇道:“你懂個球,在這東海城中講求的便是份尊貴,任憑你有才高八鬥東海城裡的那些自以為是公子哥也不會正眼看你半分。”

薑亦凡笑道:“我為什麼要讓那群紈絝看的起我。”

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歎氣道:“既然身在池塘之中便要學著不去當那個出頭之魚,這你都不懂一天天的還老說呢切!”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好似想通了什麼一般忽然笑道:“行我錯了!走吧還請我們大小姐帶路帶我換身行頭。”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才滿意的點頭道:“這樣就對了雖然我自己你平時低調行事習慣了,但是這裡是東海城不是那些小家族,這裡特彆是最近龍蛇混雜。”

薑亦凡點頭稱是後便跟著北嫣然從小院的正門走了出去。

這是一處跟主街道一巷隻隔的小道,二人一前以後的走出了小道後,北嫣然便拉著薑亦凡朝著主道走去。

此刻雖然隻是清晨但是街道之上便已經有了不少行人,二人穿行在朱雀大街上,如同一對凡人一般有說有笑的四下環顧著兩遍的店鋪,終於北嫣然抬手指向了一家成衣鋪道:“走我們去那裡看看。”

薑亦凡朝著她手指著的方向看去,隻見在道口處一個三層的小樓之上掛著一塊破舊是招牌上麵赫然寫著東海衣鋪四個大字。不隻是這樣,薑亦凡居然還在牌匾上感覺到了一絲元氣的波動。

北嫣然看到吃驚的薑亦凡道:“是不是感覺到牌匾上的元氣波動了,在東海城內因為混居了很多凡人與修士,為了方便區分凡人與修士的店鋪,故而一些修士開的店鋪便在開張的時候去請煉器師傅給自己家煉製一張簡單的牌匾,雖然需要花上一些妖丹但是自家的牌匾便被煉製成了低階法器,這樣一來隻要有修士來便可一眼看出誰家是接待修士的誰家是接待凡人的。 ”

薑亦凡一麵聽著一麪點頭道:“這確實是一種很好的方法,給修士帶來很大的便利。”

北嫣然笑道;“商人嘛除了修行之外什麼都的成為人精,不然在這人吃人的東海早就涼透了。”

薑亦凡笑道:“你個小丫頭對這事道的挺上信心嘛!”

北嫣然感慨道:“我當年可是在這裡坐鎮過一段時間的,你可彆小看了我!”

薑亦凡哦了一聲後二人便已經道了店鋪門口,此刻隻見一個女子看到了二人便直接上來招呼道:“二位是來看成衣的嗎?我們這東海成衣鋪可是東海城中最老的字號。各類成衣。。。”

這時候隻見北嫣然反手拿出了一枚令牌對著那名女子一晃,之前還在打算滔滔不絕介紹的女子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說道:“貴客到三樓裡麵請。”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臉色也隻是漏出了微微的笑容然後便跟在北嫣然的後麵慢慢的朝著三樓走去。

來到三樓之後那名女子給二人引薦道了一處雅間之中,二人剛一落在,馬上便有人端上來上好的清茶為二人倒茶。

此刻隨著一聲輕咳聲響起,引薦與端茶的二人紛紛撤出了雅間隨後隻見一個微胖的男子麵帶笑容的走了進來然後看了薑亦凡一眼後眉頭就是一皺但是看到北嫣然後他那皺著的眉頭瞬間便舒展了開來到:“這位小姐本次來我們這是要買些什麼呢?”

北嫣然也不墨跡直接指著薑亦凡說道:“給我弄一身他穿的衣服要白色的穩重的。”

胖子聽到這話後又朝著薑亦凡看了亮眼後笑道:“好的冇問題,還請二位稍等片刻我這就去吩咐人去拿衣服。”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拿起茶杯泯了一口後抬手示意他去吧。

隨後微胖男子便離開了雅間並將雅間們關上。

這時候薑亦凡笑著問道:“你給那接待的女子看了什麼,他們居然如此待你。”

北嫣然笑道:“其實也冇什麼直是一枚東海長老令牌而已。”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道:“算你狠啊,你就不怕你暴露嗎?”

北嫣然笑道:“我怕什麼!在這東海城中有誰敢惹東海長老嗎?在說了他們隻知道令牌又不是認識我們!而且我們也不是不給錢!”

薑亦凡聽完了北嫣然的話後輕輕揉了揉太陽穴,這時候隻見那個胖子在此回來這時候他的身後跟著三名女子每個女子的身前都端著一套衣服。

進入雅間後微胖男子笑道:“根據公子這身高氣勢小人鬥膽挑選了三套衣服,您看看喜歡那一套!”

北嫣然卡了眼前的三套衣服後襬了擺手道:“你當我們是要飯花子啊,拿這中不入眼的次品來對付我們嗎?。”

聽到這話的微胖男子身子就是一抖然後下的馬上跪在地上道;“還請長老饒命奴才,奴才就這去取新款。”

北嫣然太手輕輕一揮舞,那微胖男子居然連滾帶爬的衝出了雅間,這樣在三樓的其他人都為之側目。

這回去的時間很短,隻見這回是微胖男子親自端著一件衣服走了進來,然後對著北嫣然笑道:“姑奶奶這件可是我們店今年的寶貝,說著隻見他抬手掀開了托盤上的紅布,頓時雅間之內被一股七彩之光所籠罩。”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這身衣服後感慨道:“居然是堪比靈寶的衣服,不錯不錯!”

微胖男子看到了薑亦凡對著衣服的評價個微笑道:“這位大人是真的是太有眼光了,這件衣服是幾年前一位客人抵押在此的那客人因為好久冇出現了故而小店已經有了這件衣服的支配權,原本打算在拍賣大會賣的,但是今天居然遇到二位那我就鬥膽做主了今天這件衣服就賣給二位了!”

這時候的薑亦凡與北嫣然互看了一眼後,薑亦凡二話不說站起身子拿起衣服便走到一旁的更衣室內去換衣服。

數分鐘後隻見薑亦凡從更衣室內走了出來,隨著他的走出北嫣然的眼前就是一亮,隻見此刻的薑亦凡穿著一件勁身的雲紋絲織白錦長袍,袍子上麵更是可以隱隱的能看到用暗線繡著一條五抓金龍,而在袍子的中間一條淡金色鑲嵌著數顆寶石的腰帶係在腰間,配合著他那一頭烏黑齊腰髮絲彆有一番風情,長髮之上一根古樸的髮簪斜插在他盤起的頭髮上,瞬間便讓其帶上了幾分出塵之意。可惜他那張有些蠟黃的書生臉瞬間拉低了這身衣服的一些檔次,但是在無形之中新增了一份書生之氣。

即便如此在他出的這一刻也驚的北嫣然長大了她的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