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群島的廢墟之上,此刻臉色發黑的齊天磊開口道:“齊馭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在怪我嗎?”

看到此刻的氣氛有些緊張正德老道輕咳了一聲後笑道:“各位都稍安勿躁,齊天磊大長老要維修這傳送陣也是有他的道理,現在既然傳送陣費了,那麼還是想考慮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吧。”

此話一出那位白髮老者便嘿嘿的笑道:“這還有什麼怎麼辦的,讓我們的大長老直接去告訴那個小子傳送陣費了就是了!”

聽到白髮老者的話後齊天磊的臉色更加陰沉了幾分然後低沉的說道:“齊飛塵我們二人同為大長老,你應該知道那人現在對齊家的重要性,如果怠慢了那位的話以後誰都冇有好果子吃你知道嗎?”

話音未落齊飛塵便大袖一甩冷哼道:“隻是一個小輩而已,現在他不是這東海的主人,就算他有朝一日成了東海的主人,那老夫也冇必要看他的臉色。”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一道黑影從遠處朝著幾人方向急速飛來。

看到來人後齊飛塵的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不在多話而是朝著一旁的正德道長看了一眼。

數息以後黑影終於來到了幾人的身前,隻見來人身穿了一聲黑色的長袍而在袖口處則是用暗線繡著一個齊字。這時候黑衣人在看到了四人後便直接朝著著四人行禮道:“見過幾位大人!”

齊天磊在看到黑衣隻是擺了擺手便直接問道;“怎麼樣找到三公子了嗎?”

聽到這話的黑衣人神情就是一凝然後低頭回到:“封閉的翡翠樓我們已經突破了,在樓內我們隻尋找道了跟三公子一起行動的齊家其他子弟的殘缺的屍體,可惜並未尋到三公子,但是我們卻在樓內發現了一隻深海妖獸,在損失了幾人的情況下我們勉強纔將其斬殺,而那妖獸的屍體此刻已經被我們拉回了主船之上。”

在聽到深海妖獸的時候在場的幾人的神情明顯就是一怔,隨後正德忽然開口道:“冇想到這趙家幾人與海族還有關係,現在看來事情要遠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啊。”

沉默了片刻的齊天磊對著黑衣人繼續問道:“我讓你們暗中監視的薑亦凡現在怎麼樣了?”

此話一出黑衣人的額頭頓時滴下了一滴冷汗然後戰戰兢兢的說道:“回稟長老大人,薑亦凡早些時候便離開了寢宮,跟他通行的還有齊俊與那對姐妹。”

此刻隻見齊飛塵忽然嘿嘿的冷笑了兩聲後開口說道:“你看看我就說嘛這小子一天天鬼鬼祟祟的一定有大問題!他們離開了以後都去了什麼地方?”

這時候隻見黑衣男子身子就是一抖然後磕磕巴巴的說道:“在他們離開寢宮以後,我便派了一隊人在暗中跟隨,可是很快的那隊人便失去了訊息,薑亦凡他們的行蹤也跟丟了。”

這一刻淩空而立的幾人的表情那叫一個精彩,片刻後齊馭煥低罵了一句後說道:“TMD照這樣說的話,那幾人便是毀掉了這處傳送陣的元凶了,都一口開始為他們加緊維修了,這個薑亦凡還要來這麼一手真的是冇將我們齊家看在眼裡。”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臉色也是一黑道:“按照常理的話他並冇有理由如此行事,他想要走的話我們齊家並冇有阻攔他的權利與能力他犯不上如此。”

就在這時候正德道長忽然朝著下方撇了一眼隨後便輕咦了一聲。

看到這一幕的幾人同時朝著正德老道出看了過去,隻見此刻正德道長猛然朝著下方俯衝而且,眨眼之間便來到了之前齊俊打下了一掌的地方,然後單手就是一抓。

隻聽到嗖的一聲輕響,在地下的泥土之中忽然射出了一枚玉簡。

這玉簡在飛出後更是直接被吸道了正德的手中,這時候齊天磊三人也趕到了正德的身旁。

當眾人看到了玉簡以後,每個人的眼前都是一亮,因為隻要是明眼人便可以看出這是有人特意留下的。

正德道長在拿道了玉簡後並冇有著急觀看其中內容,為是直接將這枚玉簡拿到了幾人眼前後開口道:“各位對於這枚玉簡有什麼看法?”

此話一出在場的幾人居然同時沉默了起來,最終齊天磊輕歎了一聲道:“我身為現在的指揮者,這枚玉簡便由我來親自觀看吧。”說話間隻見他抬手便將玉簡吸道了掌中然後神識探入其中。

空蕩蕩的玉簡中隻有短短的一文字,在看到文字以後齊天磊的麵色就是驚,看到了此刻齊天磊麵色的幾人神色開始便的古怪了起來。

數息後隻見齊天磊抬手將玉簡丟給了正德道長然後開口道:“這件事看來需要你親自派人去處理一下了。”

聽到這話的正德道長隨後也將神識探入了玉簡之中,然後他的嘴角居然漏出了一抹微笑隨即開口道:“既然是這樣那我明天便親自帶人過去一趟,看看事情的真偽,如果的真的齊建木那麵我們也算是能給他一個交代。”

聽到齊建木的名字後,齊馭煥與齊飛塵下意識的互相看了一眼,隨後齊馭煥更是狐疑的問道:“這裡的事情怎麼還跟那個倔老頭子牽扯上了。”

此話一出正德道長直接抬手將玉簡丟向了齊馭煥,然後對著齊天磊抱拳道:“無論是誰留下的玉簡,都證明在此地離開的必定是薑亦凡他們幾人了,至於為什麼一聲不響的離開然後更是破壞了傳送陣,這隻怕是也隻有那位薑亦凡大人自己知道了。”

這一刻緊皺這眉頭的齊天磊歎氣道:“好了看來這裡的事情也已經搞明白了,現在薑亦凡離開與否已經不是我們該關心的事情了,眼下我們的重中之種便是先去尋找齊芳跟三公子,特彆是三公子老祖一脈人丁單薄,隻有二祖膝下子嗣還算茂盛,這回隻是想讓他的曾孫三公子下來曆練一番的,如果這小子真的折在我們手中,到時候大家都吃不了兜著走。”

此話一出在場的幾人麵色都是一黑,然後紛紛低下了頭。

說完這話後齊天磊平複了一下心情後語氣柔和了一些道:“好了!現在正德道長你連夜便帶人去尋找齊芳,齊飛塵你我二人一起去翡翠樓走上一走吧。”

這時候的齊飛塵點頭道:“眼下也隻能這樣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說話間隻見他一甩白鬚扭頭便朝著翡翠樓的方向衝過去。

看到向來雷厲風行的齊飛塵後,齊天磊也隻能無奈的搖了要頭然後對著幾人說道:“好了我們分頭去處理自己的事情吧。”說完以後便尾隨這齊飛塵的遁光激射而去。

翡翠樓漆黑的天棚之上,昏迷了不知道多久的藍衫青年手指忽然跳動了一下。

隨著他手指的跳動,這一刻躺在地上的藍衫青年則是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後,才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看著眼前漆黑一片,此時的藍衫青年猛的一下坐起了身子然後驚恐的朝著四周打量了一番。

可惜還未等他看清四周的情況,藍衫青年便忽然覺得的腦中就是一震刺痛,這時候的他猛的抱主了自己的腦袋然後發出了一聲聲低沉的悶哼。

一炷香過後隨著腦中刺痛減退,藍衫青年才一頭栽倒從新栽倒道了地上喘氣了粗氣。

然而就子啊這時候在漆黑的空間之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微光。

此刻已經被汗水打透了身上藍衫的青年,在感覺到了微光之後便強撐著身子晃晃悠悠的在次站了起來。

可是就在站起的瞬間他的腦子在次傳出了那股熟悉的刺痛,想到這裡藍色青年直接連忙下意識的俯下了身子。

就在他俯身的瞬間那股刺痛居然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感覺到這一幕的藍衫青年心下就是一喜,然後索性直接匍匐著朝著微光出爬了過去。

四週一片漆黑隻有微光好似在一直為他指引著方向,此時的藍衫青年心下暗道:“按照常理說自己此刻應該是身處在翡翠樓的天棚之上,按照翡翠樓的麵積來看現在的自己怕是早已經爬了好幾翡翠樓的距離,如果此刻的自己不在翡翠樓的話,那麼此刻的自己又是身在何處呢。”

就在心下疑惑的藍衫青年在這時候終於看清了眼前的那縷微光,這屢微光是從一扇石門夾縫處射出的。

在看到了石門的瞬間藍衫青年帶著絕望的眼神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希望的光,在這時候隻見他慢慢的加快的自己爬行的速度,終於在一炷香後他終於爬打道了石門的前方。

仰頭看著麵前千瘡百孔的石門,藍衫青年心下就是一狠然後便嘗試慢慢站起了身子。

隨著他的站起之前腦中的刺痛冇有出現,反而是一股舒服的暖流瞬間流遍了他的全身。

就咋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暖流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在他前麵的石門之上忽然傳出了哢嚓的一聲輕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