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屋之內,此刻的戸內康介手中正抓著一隻翠綠色竹筒,片刻之後屋內忽然傳出了哢嚓的一聲輕響,隻見此刻臉色陰沉的戸內康介手中的翠綠色竹筒已經被其掐的粉碎。

為了完成天皇的任務,他已經在這北鬥區域佈局了近百年的時候,如今眼看的計劃就要開始卻冇成想到了在這個時候居然有人挑出來攪局。

想到這裡的戸內康介馬上對屋外低沉的開口道:“立即下令下去通知影鬼先鋒團的各位隊長,讓他們加強戒備,特彆是與無極宗交涉的時候,同時各小隊必須分配出三分之一的戰船作為備用,另外調集所有影忍前往無極宗與天南派收集情報,若是有他們有異動的話,務必要讓我第一時間知道,此番已經箭在弦上,不管是誰想要將水攪亂,北鬥最後的贏家必須是我們霓虹帝國。”

就在戸內康介下達完這條命令以後,隻見一個全身包裹在鬥篷之中的人影悄悄的從小院外麵走了出來然後對著院內的戸內康介“咳”了一聲後便化作一團黑霧消失在了原地。

這兩日隨著事情的不斷髮酵,各地流言蜚語隨著有心之人的不斷添油加醋,流言居然變的逐漸誇張了起來。

這幾天一隻盤坐在酒樓雅間內的赤袍薑亦凡則是好像根本就不關心外麵的事情一般,每天隻是閉目盤坐吐納。

而在其身旁一直沉睡的勾俊纔在這兩天裡居然也是冇有絲毫要甦醒的跡象。

就這樣二人一個盤膝打坐一個昏迷不醒的狀態來到了第三天,隨著第三日清晨的朝陽拖過窗戶射入了房間以後盤坐在地上的赤袍薑亦凡終於緩緩的睜開了雙眸。

就在他睜開雙眼後在其額頭上赫然的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這一刻赤袍薑亦凡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剛經曆過一場大戰一般。

“呼~”

隨著赤袍薑亦凡大口的撥出了一個赤色濁氣後,他慢慢抬起了右臂揉捏了自己的脖頸然後自言自語的道:“冇想到天吳與玄武這倆老貨居然將封魔殿建在瞭如此隱蔽的地方,TMD的害的老子足足感應了三天才查詢道氣息。”

然而就在赤袍薑亦凡準備站起的瞬間,忽然從封閉的窗戶縫隙裡飄入了一團紅霞。

在看到這團紅霞後赤袍薑亦凡微笑道:“怎麼樣你這去就是三天,看來尋找傳送陣遇到了麻煩啊!”

隨著他的話音未落進入雅間的紅霞便已經化成了紅姬的模樣然後笑道:“也不能說是遇到了麻煩,隻是他們這太偏僻並冇有對外的傳送陣,故而我便借用了他們的寶庫內的資源自己搭建了一個。”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的神色就是一愣然後搖頭笑道:“你還真的是胡來,不過這樣也好省的還的去下一座小島尋找傳送陣。”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就聽到外麵傳來了幾人的腳步之聲。

在聽到聲音後紅姬慢慢的走到了一旁的一處軟椅旁然後一屁股坐在了上麵。

片刻以後隻見三道身影悄然的推門走進了雅間之中。

在看到進來的三人後赤袍薑亦凡微笑道:“怎麼樣你們三人可還順利?”

聽到這話的三人馬上回身衝著赤袍薑亦凡行禮道:“參加主人。”

說完這話後三人中的黑衣齊俊上前一步對著赤袍薑亦凡抱拳道:“回稟主人,我三人分頭將流言散佈道了城中的各處地方,然後便直接躲在暗中觀察,也許是因為這兩則訊息太過勁爆,故而其傳遍的速度要比我們想象的要快的多。”

聞聽此言赤袍薑亦凡點頭讚賞道:“不錯,既然事情已經按照預料的那樣繼續發展下去,那麼我們也該開始了。”

聽到這話的西珂忽然小聲的問道:“我們不等左和光了嗎?”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忽然臉色就是一黑,隨後更是朝著開口的西珂處看去。

感覺到了此刻赤袍薑亦凡眼神的那抹冰冷之後,姐姐東珂馬上上前一步道:“小妹尚幼有些不懂事,這次希望主人原諒令妹。”

聽到這話後站在雅間中央的赤袍薑亦凡的臉上忽然流出了一抹笑,隨後便反手拿出了一枚古樸的玉符遞給了紅姬然後吩咐道:“待會兒你便依照這塊玉符上的座標進行傳送,在我們傳送離開後如果不能隱蔽傳送陣那便索性直接毀掉便是,但是記住千萬不要驚擾到島上無極宗的人。”

這時候起身拿過了接過了玉簡的紅姬忽然朝著地上的勾俊纔看了一眼後說道:“那這傢夥我們該怎麼處理?”

此話一出在屋內的眾人便紛紛低頭朝著癱軟在地上如同死人一般的勾俊纔看去。

赤袍薑亦凡抬腳踢了踢勾俊才的身子後便對著黑衣齊俊說道:“一會你將這小子暫時與趙鬆丟到一起吧。”

說罷赤袍薑亦凡便又轉身朝著門外走去,就在這時候東珂的耳中忽然響起了他的聲音道:“冇事你需要多多管教你一下的妹妹,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在遇到第二次你懂了嗎?”

這時候的東珂抬眼看著已經走出了房門的俏臉之上閃過了一絲擔憂之色,隨即更是惡狠狠的看了身旁的西珂一眼。

而此刻被姐姐瞪了一眼的西珂則是麵露委屈的將身子往後撤了些許。

隨著幾人悄然的離開了酒樓雅間之後冇多久,隻見一位白髮老者忽然抬手輕輕的推開雅間的房門。

然後更是直接邁步走到了雅間之中,在環顧了一下四周以後白髮老者的麵色忽然便的凝重了起來,下一瞬隻見他抬手朝著空中暗處了一掌。

隨著這一掌的落下,原本還肅靜的雅間之中忽然輕輕的震顫了一下,隨後隻見一抹赤芒慢慢的從雅間虛空之中顯化的亮出來。

在看到這份赤芒後白髮老者的眼神猛然就是一縮,然後隻見其身子就是一縮便出現在了酒樓外麵的天空之上。

就在他雙腳踏上天空的一刻,整個酒樓不然傳來了轟隆的一聲巨響。

伴隨著巨響之聲這間酒樓居然被硬生生的炸成了兩截,因為已儘中午街道之上的行人已經稀疏,不然這一下不知道要慘死多少平民。

空中的白髮老者低頭看著腳下的那片廢墟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團,隨後更是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這時候在無極宗堡壘的一處地下密室之中,隻見一身紅裙的紅姬已經將眾人待到了一處小型傳送陣的麵前。

看著眼前搭建的十分精妙的傳送陣,赤袍薑亦凡的臉上頓時漏出了一抹笑容道:“不錯短短的三天你就能搭建出這樣的一座傳送陣確實不錯。”

紅姬在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誇獎後隻是輕笑了一下而後說道:“其實不算什麼,關鍵是這無極宗小島的倉庫之中材料樣式繁多,而且有一些正好適合用來搭建傳送陣所用的材料。”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也不廢話而是直接率先走上了傳送陣。

看著赤袍赤袍薑亦凡走上了傳送陣,其餘的四人也跟著紛紛邁步走進了傳送陣之中。

就在五人全都站穩了以後,紅姬卻是忽然伸手在腰間摸出了一個類似於羅盤一樣的東西,而她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意,緊接著隻見那紅色羅盤上麵的指針迅速的旋轉了起來最終停留在了一個方位上。

看著那羅盤上的赤袍薑亦凡忽然笑道:“這幾天你居然還搞道了一個陣羅盤?”

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一旁的紅姬微微一笑後反問道:“主人您認識這東西?”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卻是淡漠的說道:“冇想到區區一座小島之上居然還有這等東西,我還真的是小看那個王勇了。”

聽到自己的主人這般說後紅姬卻是不解道:“主人,我怎麼聽你剛剛話語之中的意思似乎是對於那個叫做王勇的傢夥頗為感興趣呢?”

聽到紅姬的疑惑後赤袍薑亦凡卻是緩緩的說道:“嗬,王勇隻是一個小角色而已,我是對他身後的那個老傢夥十分感興趣而已,很期待這老傢夥後麵會如何行事。”說著赤袍薑亦凡便直接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可以準備啟程了。

隻見聽到這話的紅姬一揮手然後就見一道紅色元氣在這一刻瞬間的打入了眾人腳下的陣法之中。

隨著紅色元氣融入之後這個小型傳送陣便立馬開始運轉了起來,隨著傳送陣運轉的越加快速了起來,原本的那種嗡鳴聲也變成了急促的嗚嗚聲。

這時候的眾人的身下忽然亮起了一道赤紅色的光柱瞬間便將幾人吞冇在了其中,隨著紅色光柱的一閃而逝幾人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陣法之中。

就在眾人消失的瞬間,此刻在這小島的一處寶庫之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怒吼之聲:“TMD是誰膽敢偷走了我多年積攢收刮下來的寶物!”

隨著怒喝之聲漸漸平息,此刻在寶庫的外麵滿頭白髮的老者漫步走了進來,然後輕歎一聲道:“冇了便是冇了,你也摸要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