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家弟子,全部給我上,今日務必將此人擒下,切記不可傷其姓名!”雲家大長老冷喝了一聲,頓時周圍的雲家弟子都是紛紛衝出,一股股浩蕩的真氣瘋狂的湧動而出,而在這些真氣的催動之下,一柄柄寶器浮現在了虛空之上。.

這一瞬間封慧雲的臉色終於徹底凝重了起來,因為她看到在這群雲家弟子的麵前赫然懸浮著幾千柄飛劍。

“雲華劍陣?”封慧雲的美目眯起,臉色也是變得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這劍陣乃是雲家鎮族陣法,威力極大,但是卻需要極大的消耗,而且每一柄飛劍之上必須凝聚一名納嬰期修士的神識操控,故而若是使用的多了,就會損失納嬰修士的的神識,所以雲家也很少用其禦敵。

而雲家大長老竟然將這雲家最珍貴的劍陣佈置出來了,那麼也就表明雲家對於自己已經是誌在必得了,不論付出什麼代價,也絕對不允許自己活著離開這座島嶼。

封慧雲緊咬銀牙,心中暗暗的咒罵道:“該死的,這老傢夥還真夠狠毒啊,為了除掉自己竟然佈下了雲家鎮族陣法。”

雲家鎮族陣法的強悍程度,即便是聖人都可以斬殺,更彆說自己不過區區的陰神境界了。

不過……

想到了這裡封慧雲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堅定的光芒,既然自己決定了要複仇,又何懼犧牲呢,她已經等待了百餘年,早已忍受夠了這種屈辱了,這次無論如何她都一定要雲家付出代價!

“你們都去死!”封慧雲的眼神逐漸變得猙獰了起來,隨後便瘋狂的催動體內的元氣。

轟~

霎時間整片虛空都是劇烈顫抖了起來,一股磅礴的波動從遠處傳遞而來,彷彿海嘯般向著四周擴散而來,與此同時一道道巨大的劍影也是迅速形成,並且朝著四麵八方爆射而來。

莊園內之前衝殺而出的眾多根本來不及反應,這些密集如雨點般的劍影劃破虛空向著自己落下,眨眼間這些劍影便刺穿了他們的身體。

砰砰砰……

伴隨著一陣陣沉悶的響聲,一道道血花綻放在半空中,這些被洞穿身體的修士甚至連慘叫一聲都做不到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啊……”

“救命……”

“快撤……”

剩下的修士則是驚恐萬分的大喊了起來,然後便是瘋狂的向著庭院內逃去,然而剛邁出幾步便聽到“噗呲”一聲,隨即便是鮮血噴灑而出。

看著眼前慘的修士,這一刻的封慧雲繡眉就是一皺,她雖然殺伐果斷,但是畢竟隻是一個女人,看到這些修士臨死前痛苦掙紮的模樣,心情總歸還是有些複雜的。

不過封慧雲也知道,自己不能猶豫太久,否則的話一旦被雲家的高手趕回來,自己恐怕就走不了了,因此她立馬轉身向著庭院外奔跑而去。

嗖嗖……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急促而又尖銳的破空聲傳了過來,隨即封慧雲便感覺到一股危險降臨,她猛地抬頭望去,隻見十幾道金燦燦的飛劍劃破虛空帶著凜冽的破風聲朝著自己斬來。

“好強……”

封慧雲的瞳孔驟縮,隨即便毫不猶豫的揮舞手中的玉符抵擋住這一擊。

哢嚓~

玉符碎裂,一團濃鬱的白光升騰而起,化作一個圓圈籠罩住封慧雲。

轟~

十幾把飛劍撞擊在白色圓環之上,刹那間爆發出璀璨奪目的耀眼白光,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聲中,封慧雲感覺腳下的地板都晃動了起來,隨即她便聽到“咚”的一聲,似乎是有人摔倒了一般。

“嗯?”封慧雲疑惑的低下頭來,隻見在庭院的門口躺著數名雲家弟子,而他們的胸口都插著一把鋒利無比的短劍,顯然是先前被自己的玉符護住之後,他們便遭遇到了突襲。

不僅僅是這一邊,此

時整個島嶼之上都瀰漫著激烈的廝殺戰鬥聲音,不管是雲家的弟子還是封慧雲的人,雙方都展開了殊死搏殺。

封慧雲深吸了一口氣,隨後身體微微彎曲,右腿猛地繃緊,下一刻便是直挺挺的跳了起來。

咻~

封慧雲的身影像炮彈一樣射向了不遠處臨空而立的大長老,其身上氣勢暴漲,渾身衣衫獵獵作響,同時他的雙掌翻滾,無儘的元氣彙聚,一層淡橘色的火焰覆蓋在她的雙掌之上,隨後雙掌齊出迎向封慧雲。

嘭~

兩人交錯而過,封慧雲落在地麵上之後,嘴角溢位了絲絲的鮮紅血跡,而大長老的身影則是緩緩落下,隻不過落地的瞬間,他的雙臂之上竟然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掌痕。

封慧雲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冇想道你居然能夠逼退我!”大長老的臉色難堪無比,這封慧雲剛纔的那一招差點就廢掉了他一條胳膊,雖然現在已經癒合了,但是卻還是有些疼痛的感覺。

就在上麵大的不可越加激烈的時候,此刻躲在老遠一身黑袍的薑亦凡則是優哉遊哉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嗬嗬,真是冇想到,堂堂的雲家大長老居然會親自出手,看來對這丫頭還真是重視啊!”薑亦凡的嘴角噙著一絲譏諷的笑意。

而在薑亦凡說完話之後,原本混亂的戰場忽然安靜了下來,那些雲家弟子和山莊內衝出的修士則是驚訝無比的看向了此刻空中的二人。

“怎麼會?”

“大長老居然敗了?”

“怎麼可能?”

看到雲家大長老居然被封慧雲打傷了,那些雲家弟子頓時慌了,而雲家弟子中唯一一個還算正常的修士也是滿臉驚駭的看著封慧雲。

封慧雲看著那個修士冷哼了一聲說道:“哼,你們雲家的大長老也不過如此。”

封慧雲的聲音冰冷而充斥著殺氣,而那些雲家弟子則是全都傻眼了,在他們的心底身處大長老便是無敵的存在!但是冇想到他今天居然敗在了眼前這個年輕的丫頭麵前!

然而就在這時候在重傷的大長老身旁,忽然出現了兩道耀眼的光點。

隨著光點的出,其中居然顯現出了兩道身影。

雲家子弟在看到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後,變齊齊的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萬萬冇有想到今夜居然直接驚動了雲家這一代的老祖!

雲家老祖在看了一眼受傷的大長老後,便輕歎了一聲開口到:“這又是何必呢!這麼多年作為瑤夢的師尊,我們雲家對你一直以禮相待,即便當年就有人懷疑的你身份,但是我們雲家也未動你半根汗毛,但是你今天鬨的這一出,卻是直接硬生生的扯開了這層麵紗!”

聽到這話的封慧雲冷笑了一聲道:“你說的可真是輕描淡寫,讓我滅了你雲家然後在大大方方的讓你不計前嫌,你看看你會怎麼樣!”

此話一出雲家的幾人紛紛的沉默在了當場,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也彆怪老夫心狠手辣了。”雲家老祖搖了搖頭,隨即對著身邊的另一個男子說道:“雲天行,你去處理一下吧,可以借用陣法的未能,但是記住不要將其弄死了!”

“是老祖!”站在最左側的男子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衝著封慧雲撲了過去。

封慧雲見狀神色凝重,她早就聽聞雲家這一代出了個不世之才,冇想到今天既然便對上了!

此刻的封慧雲看了一眼一身書生打扮的雲天行,心下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不過她卻冇有選擇逃避,而是直接迎了上去,兩人瞬間便纏鬥在了一起。

砰砰砰!

封慧雲不斷攻擊著雲天行的身體,然而雲天行卻絲毫不懼,反而是用**硬抗下了封慧雲的攻擊,不過封慧雲的攻擊確實異常犀利,每次攻擊都是使得雲天行的手臂上不斷流淌

出鮮血。

不過雲天行的防禦力確實極其的強悍,哪怕是封慧雲的攻擊也隻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些皮肉傷罷了。

“該死,這傢夥的肉身怎麼這麼硬?”封慧雲暗罵了一句,然後身體瞬間向後退了一段距離。

看到這一幕,雲天行不由得嗤笑了一聲:“你的實力還是不夠啊!”

雲天行的話讓封慧雲的臉色一變,她從雲天行的眼睛中看到了鄙夷,而且雲天行還冇有拿出武器!

這時封慧雲才注意到雲天行的腰間彆著一柄摺扇,摺扇的扇骨呈現金黃色,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熠熠光輝,這把摺扇居然是一件高品階的法寶,而在摺扇的頂端鑲嵌著一枚晶瑩剔透的珠子,看上去美輪美奐。

“這東西……”封慧雲喃喃自語的說道。

“嗬嗬,你知道就好,這把扇子是雲家傳承千年的至寶,名曰“九龍羽扇”,乃是用一頭十階海龍的龍骨與內丹煉製而成的靈寶,下麵還請仙子小心了!”雲天行一本正經的笑了一聲後開口道。

封慧雲眉頭皺了皺,她冇想到雲家居然還隱藏了這麼一件靈寶。

“你們的實力太弱,我勸你還是趕快投降的好,畢竟像你這樣的仙子萬一傷到了容貌那可就不美了!”雲天行繼續開口說道,而且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