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下方三人的模樣,雲老祖則是繼續開口道:“而且你們彆忘了,他現在的身份是雲真的唯一弟子,若是他在我們雲家出了任何事情,或者被誰害死了,到時候我們雲家該如何解釋?“

看到雲老祖似乎鐵了心的想讓薑亦凡綁上雲家的大船,那位黑袍老者在猶豫了片刻後,便直接開口道:“既然你堅持要這麼做,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但願那薑亦凡也是一個守信之人!”

聽到那黑袍老者這麼說,雲老祖直接冷哼了一聲:“放心吧,這點我比你清楚!這件事情我自幼打算”

說著雲老祖便站起身來,向著屋外走去:“好了,既然事情已經定了,那咱們就分頭去準備吧!爭取儘快把事情辦完。”

在雲老祖離開後,那黑袍老者看了一眼另外兩人道:“你們二位怎麼看?“

“雲老祖的話我雖然不讚同,但是畢竟他說的話確實還是有些理,眼下我們確實冇有更好的解決辦法,而去看眼下局麵的話雲真這張牌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胖老者直接開口說道。

在聽到胖老者這麼說後,另外兩人也隻能無奈的點頭表示讚同。

而此時在雲家老祖走出了大殿後,則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從衣袖中掏出了一塊玉符,然後手指在其上輕輕摩挲了幾下後,便見他居然直接講玉符掐成了粉末,做完了這一切的雲家老祖的嘴角則是浮現出了一絲笑容,之後便直接朝著自己居住的庭院處走去。

夜幕降臨,雲家的後花園中,數十個燈火通明,將這原本就顯得富麗堂皇的後花園映襯得如白晝一般,而在其中央的位置,雲老祖正在那裡靜靜的等待著什麼。

“咚~咚~咚~”忽然間,伴隨著一陣沉悶的鐘鳴聲響起,雲老祖頓時臉色一肅,隨後猛地站起身來,看著遠處,低喝道:“差不多了,準備開啟傳送陣台!”

在雲老祖話音落下的瞬間,雲家的眾人齊齊行動,紛紛朝著四周散去,並且在每個人的腳底下都踩著一個圓形的傳送陣台,隨後,在傳送陣台發光的瞬間,整個傳送陣台全部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與此同時,在某處山脈內部,一座龐大無比的宮殿之中,在這一刻忽然爆發出了一抹耀眼的光華。

隨著光華的出現,原本漆黑的宮殿之中居然亮如白晝一般。

而此時的雲家後花園內,隨著一座座小型陣台的不斷亮起,這一刻的雲家上空忽然出現了一座紫色的陣盤。

在看到陣盤出現後,胖長老便直接躍起,抬腳便朝著陣盤之上邁步走而去,隨後他的身影眨眼睛便消失在了紫色陣盤之中。

在看到胖長老進入後,雲家老祖忽然對著身旁的白髮大長老開口道:“你傷勢未愈,這趟就不要去了,你在城中鎮守吧!”

說完此話後雲家老祖便朝著雲雪峰看了一眼後,便直接閃身走向了陣台。

被看了一眼的雲雪峰,眼神就是一凝而後對著大長老開口道:“雲興懷你這兩天你可要看好了姓薑的那小子,明白了嗎?”

雲興懷聽到雲雪峰的話後,麵色就是一沉然後說道:“還請三哥放心,現在子墨那小子一直都在暗中監視著薑亦凡。”

在聽到了雲子墨後,雲雪峰的眉頭就是一皺,而後不在多話直接朝著紫色陣台衝去。

山脈內部的一處巨大的空曠廣場,之上赫然聳立著九根足有五六十米的巨大石柱。

這九根石柱上雕刻著複雜玄奧的紋路,最令人稱奇的,卻是每根石柱上都鑲嵌了九顆閃爍著淡藍色光華的寶珠!

而在這些寶珠的旁邊,一個青銅色的祭壇中央漂浮著一刻淡藍色的圓珠。

這個圓珠,正是開啟雲夢秘境空間的鑰匙!

此時在廣場的中心位置,忽然一股強橫的氣息出現,緊跟著雲家老祖和胖長老二人便出現在了半空之中,而後直接

落到了那祭壇前麵。

尾隨而至的黑袍雲雪峰此時也落到了二人身旁旁,當看道了懸浮在祭壇上方的藍色圓球,他的眼中露出了炙熱的目光。

這藍色圓球,便是那傳說中可以帶領雲家重新崛起的寶物!

而也就在這時雲家老祖則是忽然開口道:“好了我們三人都來了,一會變開始一起啟用這枚鑰匙。”

聽到此話的雲興懷則是馬上收回了貪婪的目光,而後朝著身旁二人說道:“每一次開啟都要消耗海量的元靈石,希望這次開始是值得的!”

說完這話後他便轉身朝著祭壇的一角走去,而後旁長老跟雲老祖也直接邁步走了過去。

三人走到那角落的地方後,便分彆拿出了一杆金色的陣旗,然後齊齊的插在了祭壇角落的凹槽上麵。

隨著三杆陣旗的插入,原本死氣沉沉的祭台在這一刻,居然慢慢的運作了起來。

這一刻盤膝坐在金色陣旗前麵的三人同時閉上雙眼,開始催動體內的元氣輸入到了那杆金色的陣旗之中。

隨著三人體內元氣源源不斷的注入,一抹藍光也是緩慢的出現在了半空之中,隨即化為一柄三尺長劍直接飛射向了祭壇之上的那顆淡藍色的圓球。

在看到藍色光芒出現的刹那,胖長老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右手伸出,一道青色的劍芒便直接從他手中迸發而出,狠狠的劈砍在了那藍色光芒之上。

“嗡……”

一聲顫鳴之聲驟然響徹在看大殿之中,緊跟著便是一陣劇烈的波動,而後那青色劍芒與藍芒便在雲家老祖三人的注視下,逐漸融合到了一起。

“轟隆!”

就在那藍色長劍融合到一起的瞬間,一道恐怖的轟鳴聲陡然響起。

與此同時在雲家後花園中,一陣驚天的波動忽然從紫色的陣盤之中衝擊而出,下一瞬整個雲家的建築群全部搖晃了起來,緊接著雲家的護族大陣便是瞬間開啟了。

在護族大陣開啟後,中樞城中的修士們都是紛紛一驚。

“這又怎麼回事?開啟了大陣的雲天府難不成被人奇襲了?”此刻一間中樞城最大的修士客棧的大堂之中,一位納嬰初期修士忍不住開口道。

“你懂個屁啊,雲家這一次可是要搞大動作,你冇發現嗎除了雲家的外門子弟外,午後十分所有的核心嫡係弟子全部都彙聚道了中樞城雲家大殿去了嘛,所以你就看著吧這回雲家一定是要搞出來個大動靜!”另一個修士在聽到那人的話後,直接開口罵道。

“難不成是雲家打算加入這東海混戰了吧?好不容易纔躲到此處的,我可不想出去送死!”就在這時一個穿著紅色衣裙的女孩子也忽然開口問道。

在她的旁邊,一個年紀相仿的少年聞言,微眯著雙眼說道:“彆在這杞人憂天了,我聽說最近雲家忽然出現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估計這次的大動作應該跟他有關係!”

“哦,你知道是誰嗎?”紅衣女子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隻是區區一個化丹修士你感覺他能知道嗎?在說了你急什麼啊看著架勢不出三天,我們便能找到此人是何來頭了。!”那年紀稍大的男子直接開口嗬斥道。

“哦。”紅衣女子撇了撇嘴,隨後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然後扭過頭去。

就在這時,山腹在祭壇上方的虛空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之中有著一道道細密的裂縫在快速的出現著。

“二位小心,雲夢空間就要開啟了!”

在看到那空間裂縫形成後,雲家老祖臉上露出了一絲嚴肅之色,然後直接開口說道。

雲老祖和胖長老聞言點了點頭,而後直接將自己的身子淩空飛起。

雲雪峰等人此時也是趕忙跟著飛了上去。

仨人剛剛離開祭壇,便瞬間出現在了一片灰濛濛的霧氣環繞,

並且不斷的散發著一種極其濃鬱的香氣。

在那濃鬱的香味之下,眾人皆是不由的精神一震,而後滿臉驚歎的看著下方的那濃霧。

“好純淨的天地元氣。”

雲老祖看著下方的濃霧喃喃的開口說道。

“不錯,若是能夠將這些濃霧煉化的話,我們的實力必定能增進不少。”一旁的胖長老也是滿臉欣喜的說了一句。

雲家老祖聞言輕笑著點了點頭,隨即一揮手,下一秒無數的元靈石便瞬間從他其手中飛出,在半空之中組成了一副玄妙的圖案。

這是雲家的護宗大陣,而這護宗大陣則是需要用元靈石來維持,而元靈石則是雲家最重要的資源,平日裡根本捨不得使用,可是現在雲家老祖卻毫不猶豫的使用了。

“嗡……”

在雲老祖將元靈石全部放入到了陣法之中後,那籠罩在下方的濃霧便是猛然湧動了起來,隨後竟然形成了一個一米多寬的漩渦。

雲家老祖見狀,臉上頓時流露出了一抹微笑而後開口道:“終於完成了,那這回的雲間的大門打開隻要能夠這倆小傢夥進入的尺寸便可,開大了隻能白白浪費元靈石,好了你們二人誰留在此地鎮守祭台?”

還未等胖長老開口,雲雪峰便說道:“我在族中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我便不留在此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