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邁克先生,您是不是有懷疑的目標了?”記者朝著中年男人問道。

中年男人麵對的鏡頭表情極其嚴肅:“你們覺得這件事情,背後可能是什麼人所為?這要滿足好幾個條件!第一,能夠迅速的集結眾多人手。第二,要對方舟基地足夠瞭解。第三,手裡的資源和設備足夠多。”

“我想在全球範圍內,能有這麼恐怖能力的!應該冇幾家!”

他已經開始暗示了起來!

也是開始在做鋪墊了!

記者當然明白他話裡的意思,直接挑破的問道:“麥克先生,聽您話裡的意思,您是在懷疑南國嗎?您是不是懷疑南國纔是這件事情背後的始作俑者?”

中年男人並冇有明確肯定。

而是說道:“也有可能是南國,但也有可能是其他國家!在冇有明確的證據之前,我們不能妄下定論!”

他嘴上雖然說的光冕堂皇,但實際上都已經點出了南國。

話裡話外的意思,顯然都在說!這背後肯定是南國的所作所為!

“那您覺得這件事情是南國操縱的可能性有多大?”

記者繼續問道。

繼續在強化這件事情!

“我剛纔說了!在冇有明確的證據之前,我們不能妄下定論!不過就從我個人的角度上麵來說,南國做這件事情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五十。”中年男人前麵給予了模糊的回答,後麵直接就畫風一轉了!

“那麼這件事情是南國做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記者直接蓋棺定論。

隨後記者就不在這件事情上麵多做糾結。

他太瞭解流程了!

在黑宮采訪了這麼多年,當然清楚怎麼做能夠做到張弛有度!

反正截止目前的話來說,麥克先生也隻是提及了懷疑!而且是以個人的角度上麵提及懷疑!就合眾國的律法來說,公民享有絕對的言論自由。哪怕麥克先生在釋出會上以個人的立場說了這些話,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那麼邁克先生,你覺得南國要做這種事情的原因何在?”記者開始轉移話題的問道。

但實際上把話題轉移到這一點上。

去分析南國這麼做的原因。

更是在通過彆的方式,去旁敲側擊的強化南國的‘可行性’!在這種方式的運作之下,隻要經過幾個迴轉,哪怕是冇有實質性的證據,都能夠坐實這件事情是南國做的!就這種采訪,他們已經做多了!

“究竟是什麼原因的話,我也說不好!”邁克搖了搖頭說道。

記者連忙道:“您可以猜測一下!”

他這番話就是給邁克一個台階下。

反正接下來說的話,都可以不用負責任!哪怕是強行將所有惡意全都加在南國的身上也沒關係!反正就隻是猜測而已!

“要如果隻是猜測的話,我懷疑南國發動這一些網絡攻擊,是為了掩蓋他們在九州所犯下的罪行!前段時間南國不是私底下派了兩位戰神前往九州嗎?那如果事情冇有曝光出來,誰都不知道!”

“我懷疑兩位戰神前往九州,就是為了南國去清理一些事情。”

“隻不過因為冇有達成!”

“外加上戰神在九州的事情又曝光出來了。”

“所以就需要通過彆的方式去處理。”

邁克分析道。

但實際上自從分析,完全就是胡謅而已!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冇有一個字是有根據的!

但是記者他根本就不需要什麼證據!

隻需要邁克的嘴說出這番話就可以了!

“那這麼說,南國就是在九州境內,做出了一些慘絕人寰的事情了。”記者直接將話題上升了一個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