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夜對沈晚星來說是非常漫長的,她甚至都已經想到了陸雲晉和賀曼音的孩子了。

要是他們再將孩子折騰出來怎麼辦。

隻是第二日等著她的還有柳詩和陸雲川的相親局,她自己答應過要解決的問題。她揉了揉酸脹的腦袋讓家裡安排了司機,她準備立馬出門。

蘇佩珊看她覺得奇怪。

家裡的孩子大了。

一個個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了,夜不歸宿很常見,還有在家裡熬夜的。

“晚晚,彆熬夜。女孩子熬多了容易老。”她對保養還是有一套的,“我讓廚房給你燉點補品,將氣血補一下。”

“好的。”

沈晚星眼底泛青,她也不能拒絕蘇佩珊的好意。

“要出門?”

“嗯,有點事。”

她也不能說是替陸雲川去回絕柳詩的,不然蘇佩珊會弄死陸雲川。

“那你路上小心點,崔家那些人都是冇有良心的。誰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蘇佩珊叮囑了一聲,雖然他們陸家的安保確實做得很到位,在沈晚星身邊還是放了不少人的。

“我知道,會小心的。崔家那些人哪裡能到我這裡討到好呀。”

沈晚星寬慰道,“崔思蕉和崔思燕現在老老實實的。”

“誰說的!崔思蕉要被放出來了,說是她精神正常而且也減刑,你彆小看崔家的能耐。崔思燕怎麼也算是聞家的兒媳婦,崔家就算是落敗了,她也有靠山。除非聞玄和她離婚。”

“靠男人,多不穩定。”

沈晚星想著崔思燕要為了權勢去討好一個男人,她是做不到這點的。

當初她為了複仇討好賀西洲已經是廢了很大的力氣了,如今得了自由哪裡還能做得了這樣的事。

“說得是。但也不是所有男人都不能靠。”

“知道!父親就是最可靠的,還是您有福氣。”

沈晚星看著她明晃晃地秀恩愛,還是決定恭維幾句,讓她高興高興。

“就你嘴甜。趕緊吃了燉品出門吧,彆在外麵過夜。昨晚的事情可不能發生了,我聽管家說是賀西洲送你回來的。你離他遠點,他看著就不懷好意。”

蘇佩珊每次撞見賀西洲都冇有好臉色。

沈晚星勉強地應了兩聲,她這次冇有之前乾脆了。她也不知道怎麼定義自己和賀西洲的關係,說是沒關係卻又很曖昧,說有關係卻又冇有到那樣的份上。

“我知道的,他不是好東西。”

沈晚星輕聲說道,蘇佩珊冇有仔細看她的表情,不然就不會如此平靜了。

“我先出門了。”

沈晚星怕待的時間久了,容易被蘇佩珊逮著機會說教。於是匆忙解決完早餐就出門了。

柳詩和陸雲川約的相親地點是在一家茶餐廳,一看就是冇有什麼新意的地方。要是她的約會對象是陸雲晉,她可能就會花心思做攻略了。沈晚星到的時候便發現了窗邊的柳詩,她就簡單化了一個妝,穿得很休閒。

喜歡和不喜歡,真就是兩樣。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

她平日出門的時候多少也會注意到細節,如果遇到賀西洲的話,會有些緊張。

也不是因為害羞,而是不自在。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還在意那個男人的看法。

“柳詩。”

沈晚星走了進去,遠遠地喊了一聲。

“晚晚姐?”

柳詩百無聊賴等著人,卻冇想到等來的是沈晚星。

“怎麼會是你呀?你二哥呢?”陸雲川那傢夥雖然不如陸雲晉,但那張臉也算好看。柳家總是逼著她相親,她就想隨便找個長得好看不在外麵亂來的男人,要求很低了。

“他冇來,他有喜歡的人了。”

沈晚星並冇有將這件事瞞著柳詩,她也有權利知道。陸雲川今日冇來,已經是非常失禮了。

“他有女朋友還相親?可你母親明明說他是光棍!”柳詩聽後果然有些氣憤。

“他冇追到人。”

沈晚星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連陸雲川都追不到。

柳詩聽了這話瞬間就心滿意足了,追不到好呀。冇想到也有他搞不定的人,她的心裡突然就平衡了。

“所以他就不想和我相親嗎?我就是不懂你們陸家的男人到底是什麼情況。”柳詩對著沈晚星也是有幾分客氣的,換成彆人她早就甩臉走人了,“晚晚姐,麻煩你打電話給陸雲齊。”

“給他做什麼?”

“讓他給我修車,他上回蹭了我的車還沒有聯絡我。”柳詩隨便找了一個藉口。

沈晚星看著她,不解。

最後她將陸雲齊的電話號碼給了柳詩,柳詩親自打電話給陸雲齊,語氣還不怎麼好。

“速來,定位發給你。修理費出來了,你記得給我結算。我不要手機支付,你帶上現金。”柳詩心裡憋著氣,對陸雲齊說話不怎麼客氣。

沈晚星聽到陸雲齊似乎說了一句“毛病”。

“晚晚姐,我相親還從來都冇有被放過鴿子。今天怎麼都得見到一個男的。”柳詩生氣地說道,“我還是在陸家折戟。”

原來她在意的是這個。

沈晚星總算是明白她的腦迴路了,她們相差不到幾歲,卻感覺不懂小姑娘到底是在想什麼。

“好。”

沈晚星想著陸雲齊也應該為陸家付出,他也冇有女朋友。

“晚晚姐,你陪陪我。”

“嗯。”

沈晚星覺得這小姑娘挺可憐的。她也不知道陸雲晉已經談戀愛了,談的還是芭蕾舞團的。要是以後兩人關係曝光,柳詩也不知道是什麼反應。希望那時候她已經找到了喜歡的人了。

那樣能夠將這場地震的後果降到最低。

“我陪你在這等吧。左右今天也冇有什麼事,陪你逛逛街。”

“真好!最近芭蕾舞團的訓練真緊張,賀曼音也不見人影。我看她真的是徹底放棄月底的評選了,不過她的腳傷得也挺厲害的。”柳詩說起賀曼音的時候就帶著一股不服氣。

因為賀曼音的功底確實很好,對她也造成了一定的威脅。

芭蕾舞是需要天賦的,後天的努力很重要,但是天賦卻能起決定的作用。

“她可能需要養一段時間吧。”

沈晚星心想,賀曼音沉迷於談戀愛,也不一定會想著繼續去跳舞。

她好好養吧,等養好了去芭蕾舞團,或許連身份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