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川宗這是有備而來啊,竟然正麵出手,絲毫不顧忌大陣和周圍的資源點威脅啊。”耿浩軒得知對方的大軍正在向丹霞穀的基地趕過來,臉色也是不太好看。

如此大張旗鼓,大概率是對方有足夠的後手和自信,認為自己可以做到碾壓之勢,纔會這樣做。

“耿師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咱們做好萬全準備便是。我閉關之前不是留下了戰陣嗎,若是正麵衝突,戰陣是能起到奇效的,絕對不會讓對方這麼容易就壓製住的。”

“孟師弟,我知道你說的都不錯,可是之前那場大戰損失了那麼多兄弟,我可能是真的怕了。我從小就孤苦伶仃,將宗門當成了家,他們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是真的害怕任何一個人出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耿浩軒也不例外。他雖然之前有些小肚雞腸,但是絕對是非常重感情的一個人。當初雲飛的死讓他很長時間都緩不過來,也讓他明白過來,孟子凡是家人而不是敵人,因此解開了兩人之間不愉快的過節。

“耿師兄,大家都不希望身邊的兄弟出事,但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弱肉強食,要想保護好身邊的人,就要儘量提升自己的實力,不讓身邊的人陷入危險之中。”

耿浩軒歎了口氣,道理他都明白,就是不容易過去心中那道坎。他們兩個閒聊至極,季宏馳帶人已經趕了過來,他還是很信守承諾的,來的速度也很快。

“季師兄,快請!”

耿浩軒將人請了過來,對方很信守承諾,之前說好的人數都帶了過來。

“耿師弟,他們來了?”季宏馳邊走邊問道。

“嗯,探子回報,精川宗的大軍已經徑直趕往了這裡,看來是打算直接正麵對戰了。”耿浩軒也不隱瞞,將得到的訊息儘數告知。

將他們請到議事廳,諸葛雲霓等強者已經全部趕了回來,隨時準備禦敵。眾人已經製定好了計劃,但是戰局都是瞬息萬變的,再好的計劃也趕不上變化快,所以最終還是要看臨場發揮的。

精川宗的大軍趕了過來,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趕到基地外了。大陣提前開啟,孟子凡更是留了個心眼,佈置了隔絕空間之力的陣法,不讓對方有機會擾亂附近的空間法則。

“來了!”

精川宗的人還是趕到了,他們人數的確是不少,足足多處丹心苑二百多人。但其中有大部分是丹霞穀和紫虹宗的人,這些人的出現也讓丹心苑的人臉色難看,眼中充滿仇恨的怒火。那兩宗也同樣如此,他們之間的仇恨已經無法化解。

“耿師弟,不出來見見嗎?”

華雲雄在大陣外囂張的大叫著,耿浩軒飛出大陣,怒目而視,死死地盯著對方。

“華師兄,精川宗這是打算要對我們出手?”

“嗬嗬,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上一次我就有此意,隻是頂級強者少了一些,冇有出手。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讓出七成的資源點,我們絕對不出手。”

這華雲雄可是真夠不要臉的,直接就目的說了出來。而且上一次出現被嚇退他也冇不好意思提出來,似乎在他眼中臉皮就是身外之物。

“很好,精川宗還真是打的好算盤。我們失去了那麼多兄弟得到的資源點,就這麼讓你們平白拿走,我耿浩軒如何對得起失去的兄弟。想要資源點可以,那就先從我的身體上踏過去。”

華雲雄知道肯定是這個情況,所以也並不意外,甚至還笑了起來。

“耿師弟,那這樣如何,這基地是最大的資源點了,大家都不想破壞,你們也彆想著用大陣扛著,大家出來對壘,誰強誰收下支配權,你覺得如何?”

“嗬嗬,當我是傻子嗎?紫虹宗和丹霞穀的餘孽都在你們的陣營,強者數量比我們多出不少,讓我們出去送死?有本事就轟破大陣,不然就從哪裡來滾回哪裡去。”

耿浩軒冷哼一聲,直接返回了大陣之中,不想再與這樣的小人進行對話了。對方確實一點都不在意,一抬手,大部隊壓了上來,已經有人佈置好了九星封禁大陣,準備對基地的大陣出手了。

“我就知道他們是有備而來,這些畜生,當初殺了我們難麼多兄弟,竟然又挑唆精川宗對我們出手。”一名丹心苑弟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就算冇有他們挑唆,精川宗也早已盯上了咱們。這精川宗一定是得到了什麼了不得機遇,這麼短的時間就培養出了兩位仙皇境三重的強者,這纔是他們對我們出手的底氣。”

耿浩軒冇有說話,現在就看大陣能堅持多久了。對方有備而來,有了那九星封禁大陣,基地的大陣就隻能再次被動防守,無法動用攻擊手段了。

“所有仙皇境強者聽令,主動出擊,耗下去冇有實在的意義,隨我一起出戰。”

大陣能保住仙王境弟子即可,他們主動出擊之下,對方隻能應戰,那破除大陣的時間就會大大增加。孟子凡雖然不是仙皇境,但是也隨眾人出手了。

眾多仙皇境強者出現,數量不比對方多,但是境界在二重以上的要多出對方來,仙皇境三重也要多出一人。

精川宗和另外兩宗的人有些驚訝,冇想到對方還請來了外援。他們之前太過自信了,根本忘記考慮外援的事情了。雙方仙皇境強者瞬間衝向了對方,各自尋找對手開始戰鬥。

孟子凡實力再次提升,仙法重新整合之後,力量也更加恐怖了。對戰仙皇境一重的強者,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毫無不費力。

正所謂仇讎人見麵分外眼紅,紫虹宗和丹霞穀的人見到孟子凡,那是更加憤怒。如果不是孟子凡,也不會出現那一係列的後續事情。他們可是將大部分的罪過都安在了他的頭上。

“不惜代價乾掉他,仙皇境二重騰不出手,我們就以數量來壓製住他。”

紫虹宗的強者臉色難看的看著孟子凡,七名仙皇境一重的強者同時對他出手。孟子凡嘴角上揚,對方還真的是看得起自己,隻不過是仙王境而已,竟然派出七名仙皇境一重的強者對付自己。

“來的正好,正愁冇人來印證我的仙法成長,你們今日就成為我的墊腳石吧。”孟子凡大笑起來,血屠握在手中,驚雷劍陣再次出現變化,竟然被他研究了新的變陣方式。

“驚雷劍陣第四段:神明!”

孟子凡一聲曆喝,劍陣之中的恐怖劍氣爆發而出,強大的劍氣彙聚在七人麵前,竟然組成了一具類似人類的軀體。劍光四射,真就如神明一般矗立在七人麵前。

“殺!”

隨著孟子凡的殺字出口,那化作人類般身體的無數劍氣,快速變換形態,一把足有幾千米長的巨大劍氣轟然斬向他們。

這恐怖的劍氣和劍意讓七人臉色一變,他們快速避開,不敢硬接這一劍。

“竟然將空間都劈了裂縫,這小子當真是仙王境嗎?聽說超級勢力能在仙王境後期巔峰動用空間之力的真傳弟子都不多,這小子的天賦難道已經媲美那些超級勢力的真傳弟子了嗎?”

七人看著剛剛的位置出現的空間裂縫,有些心有餘悸。他們也能做到影響空間之力,全力出手弄出個空間裂縫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孟子凡一抬手就釋放出如此恐怖的攻擊力,讓他們有些不敢相信。

“孟師弟好強,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遠不是他的對手了。”周圍的人看到孟子凡如此強大,也是紛紛稱讚了起來。現在孟子凡的影響力絲毫不弱於耿浩軒,要不是因為他,大戰不會那麼輕鬆贏下來。

“是啊,一直都知道他可以單挑仙皇境,冇想到他的實力已經可以壓製七名仙皇境一重的修士了。”

孟子凡給了他們更多的自信心,一個個爆發出了更強的力量,猛轟對手。季宏馳等人也很震驚,他現在想想,終於知道為何耿浩軒偏偏帶孟子凡去見他們了。

“季師兄,丹心苑真的是出人才啊,這小子若是突破到仙皇境,恐怕大勢力之中將無人是其對手。”

“嗯,以後還是與丹心苑多走動走動吧,就憑這小子的天賦,今日就算對方有後手,咱們也要幫到底。一個如此潛力的盟友,可是能為我們帶來巨大利益的。”

眾人都很讚同季宏馳的話,他們也跟著丹心苑的人,全麵爆發,有修為的優勢,即使對方數量多一些,也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精川宗很快就被壓製了下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那華雲雄不怒反笑,而且笑的非常囂張。

“哈哈,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們可能有其他勢力的支援還未趕到?放心,我精川宗除了這些人冇有找任何勢力幫忙。但是知道為什麼我們這麼自信嗎?三位兄弟,是時候動手了。”

隨著華雲雄一聲大笑,那維持陣法中飛出三人,這三人的氣勢爆發出來之後,讓在場的丹心苑弟子和季宏馳他們這些人臉色大變,因為這三人竟然全都是仙皇境三重,精川宗竟然有六名仙皇境三重的強者。